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二、阴阳人

之前手癌不小心删掉了,现在重发一遍。


6

楚云秀就这样在地府住了下来。她每天跟着孟婆修行,学习知识,帮忙引领鬼魂,等等。孟婆说的没错,地府的确是最适合她待的地方,这里不仅有着充足的阴气,而且在这里的神都对她很友好,她在这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这段时间,由于补充足了营养,楚云秀迅速发育了起来,身材也丰满了不少。

“你天天就在这里摆弄这些药材不无聊吗?”阎王之子,叶修翻进孟婆的小屋,冲着坐在地上的楚云秀说道。

楚云秀仍然专心分捡药材:“我要对得起师父的期望,不像你这么闲。”

叶修翻了个白眼:“一个你,一个小事情,天天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搞得我倒像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了。”肖时钦是现任判官的弟子,也是下一任判官。

楚云秀没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神里赤裸裸地表达:难道不是吗?

“叶修!”肖时钦从门里跑进来。叶修连忙瞪了他一眼:“小点声!你想让老头子知道我偷跑出来了吗?”

肖时钦无奈:“就是阎王大人让我过来的,你以为你跑出来阎王大人不知道吗?”

“好吧好吧,什么事啊?”叶修站定,看着肖时钦。

“黑白无常先生选了两个男孩子作为下一任,阎王大人让你去看看。”肖时钦说。

“哦?”叶修精神一振,“有新人来地府了?”楚云秀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感兴趣地看过来。

“想去的话就去看看吧。”苍老的声音从三人身后传来,楚云秀回头:“师父!”

孟婆站在那笑呵呵地说道:“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去放松一下吧。”

“好!”楚云秀点点头,而此时叶修和肖时钦都已经走出了小屋。

看着三个孩子离开的身影,孟婆感慨道:“没想到就连黑白无常都开始培养下一代了。”

阎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身旁,“这些年,四界平静的有些过头了。天界这段时间,已经隐隐有些动作。”

“我们能做的,只有尽快把这些孩子培养起来。”判官也走了过来。

“不会让任何神或人侵扰忘川河旁的安宁!”阎王斩钉截铁地发誓。

“不会让任何神或人侵扰忘川河旁的安宁!”其他两神异口同声地跟着发誓。

忘川河似乎听到了三神的誓言,翻起了一朵小小的浪花。

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天界向地府发起战争,地府所有神职人员全数参战,楚云秀和叶修这些新一代作为地府的希望留守地府,仍然履行着他们的责任,平衡着世间的平衡。

楚云秀在给新一批鬼魂发完孟婆汤回到小木屋时,意外地看到倒在地下的孟婆。孟婆平日里干净的衣服此时被鲜血染的血红,一如外面盛放的曼珠沙华。

“师父!”楚云秀飞快地跑过去扶起孟婆。

孟婆缓缓睁开眼,还是平日里熟悉的微笑:“云秀啊,我们成功了,希望……终究是守住了。”

“师父!您先别说话,先疗伤!我给您疗伤!”

孟婆摇摇头,“云秀啊,我的伤已经没救了,不用费这个心了,那些老伙计……都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她抓住楚云秀的手,“云秀啊,我接下来的话,你一定要认真听。”

楚云秀哽咽着说:“您说。”

“此时他们应该都已经收到消息了……『阴阳人』虽说是半神之躯,但你终归和那些孩子不同,所以我必须回来这一趟……他们在上一任神死去之后,会自动继承神位,这就是我现在要做的事……”孟婆的手指点上楚云秀的额头,楚云秀只觉得一股暖流从额头流向全身,孟婆笑着:“我将孟婆之位传给你,还有那根拐杖劫风……从此刻起,你就是新一任的孟婆神了……”说完这话,孟婆缓缓地闭上双眼,身体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师父!”楚云秀痛哭流涕,她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而此时此刻对她有再造之恩的师父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地府的其他地方,但他们终会擦干眼泪,抗起地府的未来。

楚云秀哭了一会儿,擦干眼泪,拿起孟婆留给她的拐杖。那根拐杖在她拿起的那一刻突然放出了光芒,变成了一根精巧的法杖。

楚云秀拿着劫风走到忘川河旁,深吸一口气:“吾名楚云秀。”

“吾为新一任孟婆神,从此引领新魂饮孟婆汤,过奈何桥,渡忘川河。”

“吾将会与地府同生死,共存亡。”

TBC.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