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霸图场接龙/双花】霸图天下(第二棒)

·这里第二棒,可以说是拉低水平的一棒了

·产出困难了好久

· 艾特下一棒@半叶·夜殇 ,上吧半叶,勇敢的放飞自我吧!

张新杰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再次收到有关韩文清的消息。

只不过不是韩文清亲自过来,而是他送来一个病人——一个身受重伤的病人,严重程度可以赶上他之前操刀的那位林长官了。

身上纵横着大大小小无数道伤疤,看起来狰狞异常,还多处中弹,幸好避开了要害之处,不然就连华佗在世也就不回来。

送他过来的军官说,是韩长官向上推荐张新杰来负责这个病人,相信他可以治好他。

张新杰没有一丝犹豫,立刻开始了手术。

伤口处理起来很麻烦,新伤和旧伤交错,不过也只是麻烦而已。病人的运气很好,伤口没有感染发炎,加上自身求生意志很强,整个手术下来十分顺利。

只是,有的伤口可以复原,有的伤口,会陪伴终身。

这个人,怕也是要离开了……

张新杰带着淡淡的遗憾离开了病房。

————

眼前逐渐有了一丝光亮,视线由模糊到清晰,意识逐渐回笼,孙哲平努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 

脑内回忆起昏迷前发生的事:22军本来在营地里驻扎休息,他们前几天刚打了个胜仗,准备好好庆祝一下。没料到敌军突然偷袭过来,他们没有一丝防备,被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见此身为军长的他立刻下令全军转移,自己和张佳乐留下来断后。

敌人越来越多,而他和张佳乐却渐渐体力不支。身上添了许多道伤痕,流血减慢了反应速度,大脑开始因为失血过多而眩晕。眼见刀向张佳乐砍去,孙哲平连忙上前替他挡下。

“大孙!”

“乐乐,走啊!快走啊!”

“大孙!”

之后的事情,他就记不太清了,醒来后就躺在了病房里。张佳乐呢?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大孙你醒了!”床边趴着的那人察觉到他的动静抬起头,见他醒来惊喜地叫道,是张佳乐。

“这里是医院?”孙哲平挣扎着想坐起来,张佳乐眼疾手快地把他按了回去:“医生说你不能动,乖乖躺好,我去叫医生。”

孙哲平无奈,看着张佳乐风风火火地冲出病房,他想稍微活动一下身子,不料一不小心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疼得抽了一下嘴角,与此同时,孙哲平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左手……

“醒了?”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一丝不苟的人走进病房,打断了孙哲平的思考。“据我本来的估计,你还需要两天才会醒,看来你的意志真的是很让人钦佩。”

“医生,我的左手?”孙哲平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张新杰的话,直接询问自己想知道的事,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张新杰见此明白他已知道自身情况,也不做隐瞒:“你的左手手筋断了,以后怕是废了。”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真正得到求证的那一刻还是让孙哲平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在这个枪械不那么发达的年代,他惯用重剑,需要两只手一起发力,如今左手废了,是断然不能再用重剑了。孙哲平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以你目前的身体状况,恐怕以后不能再留在军旅中了。”

孙哲平眼睛一眯,挺直了腰,“我可以继续。”

“不行!”张新杰一推眼镜,镜片后面的双眼露出寒光,气势丝毫不输在军营里练出来的孙哲平,“我是医生,我要对我的患者负责。你身上的暗伤已经严重影响了你的身体情况,军中不可能将你留下。”

两人就这样气势骇人地对视了许久,最后孙哲平像是突然泄了气一般躺了回去。

张新杰见此语气也稍微放的柔和了些:“如今这天下虽乱,但并非只有军旅这一条出路。”

“我知道。”孙哲平闷闷地说道。

看他妥协,张新杰随后交代了他一些注意事项。在他准备离开房间时,孙哲平忽然叫住他:“医生。”

“什么事?”

“我要离开的事,可不可以不要告诉乐乐?”

“他迟早会知道。”

“我明白。可是,”孙哲平望向窗外,眼底有不知名的情绪流淌,“能瞒一时是一时吧。”

张新杰似乎明白了什么。“我知道了,我不会说的。”

“谢谢。”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张佳乐每天陪在孙哲平身旁,虽然张新杰不允许孙哲平下床走动,但这些天有张佳乐陪着也不算无聊。

“22军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张佳乐在一旁一边削着苹果一边说道,“虽然说伤亡惨重,但是伤远大于亡,现在得到救治也没有什么大碍了。”

孙哲平闭上双眼,“希望那些弟兄们可以安息吧。”

“现在22军倒是你这个军长伤的最重了。”张佳乐笑着把苹果递过去,“吃吧,乐爷出手,品质保证。”

孙哲平接过来,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乐乐,要是我的伤好不了了怎么办?”

“好不了了?”张佳乐手上的动作一顿,“那我就把你这军长职务给抢了,看你在外面颠沛流离。”

孙哲平无奈。他知道张佳乐也只是这么说说而已,这也是他瞒着他的原因。他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张佳乐一定会帮他。

“怎么突然说这个?”

“没什么,随口一说。”

“真可疑。”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要说这个?”

“呃……”



孙哲平出院前一天,他找借口支开了张佳乐。有张新杰在一旁作伪证,张佳乐没有任何怀疑就离开了。

他知道以后,一定会很生气吧?孙哲平苦笑。

不过那时候,自己也已经离开了。

孙哲平最后一次回头看向军营。这里曾是他的梦想之地,他也曾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奉献一生,谁料到老天竟和他开了这么大的玩笑。

“孙哲平。”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孙哲平有些吃惊地转身:“老韩?你怎么来了。”

医院门口本来送孙哲平出院的张新杰身子一僵,接着一言不发地离开。

韩文清像是根本没注意到张新杰一般走过来:“你要离开,我自然要来送送。”

孙哲平笑笑。他们两人是发小,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出来。

“去哪儿?”

“还没想好,不过天大地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

“祝你好运。”

“多谢,我一定会活着的。”

“慢走。”

韩文清目送着孙哲平离开,自己也转身离开。

无论如何,他们都要活下去。

————

等到张佳乐接到孙哲平离开的消息时,孙哲平早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混蛋!”张佳乐气得把电报撕成粉碎摔在地上,“一声不吭就这样跑了!还当不当我是兄弟!”

一旁的邹远看着张佳乐这幅样子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下一秒张佳乐就冲了出去。

“长官!”

张佳乐头也不回,他现在急需发泄一下。他跑到后山,一拳捶在了树上。“孙哲平你个混蛋!耍我很有意思吗!”鲜血从手上流下,张佳乐却恍若未觉。

“所有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有本事你回来我们打一架啊!”

“什么都不说就跑了算什么事!”

一拳接一拳,一句接一句,张佳乐像是要把内心所有的不满全部宣泄出来一样发泄着。

许久,张佳乐站起了身。“孙哲平,你给老子看好了!乐爷我一定会活得比你痛快潇洒!一定带着22军,把那群混蛋碎尸万段!”

————

离开军营几个月,孙哲平倒也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如今的时局,最好的支援现况的方法是什么?

军火!

军中现在最缺的就是军火,如果能够有足够的军火,不愁打不赢胜仗!

但如何弄到军火呢?孙哲平内心已经有了想法。

劫军火!

虽然很危险,但他孙哲平会怕吗?

天底下,可没有他不敢做的事!

不过单枪匹马的总归是不行,还是需要些帮手。听说这附近有个寨子?

孙哲平摸了摸下巴,背着重剑就前往那个寨子。虽说左手废了,但他还是习惯重剑,这么多年的习惯还是改不了。

一进山门孙哲平就被拦了下来,几番交涉下还有了动手的意思。

这正和孙哲平的意思。就算左手废了,普通的山贼也不是能打赢他的。

“这位兄弟且慢!”一道温润的声音从寨子里传来,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温润的男子急匆匆地走出来。

孙哲平见此瞪大了双眼。

“林……林敬言?”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