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三、窥天

1

苏沐橙紧闭着双眼,在床上辗转,口中不时地呢喃着什么,睡得极不安稳。

梦中的场景无比熟悉。冲天而起的火光仿佛要将苍穹点燃,浓烟滚滚升起,将那变色的天空渲染得更加可怖,木头做的房屋在火海中燃烧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远方传来救火的声音,喧闹声越来越大,像是有无数人围在这里,不透一点风声。

突然间画面一转,她又回到了那间屋子。着火的房间,浓烟弥漫,倒塌的房梁,熟悉的眼睛,哥哥的笑容。

还有那句话。

“沐橙,要活下去。”

苏沐橙猛然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浸湿她身上的中衣。此时冷下来不禁让苏沐橙感到一丝凉意直入心扉。苏沐橙环顾四周,看着小木屋的摆设,心中安定了下来。

是了,这里是地府。哥哥也还在,我们没有分开。

苏沐橙抓起身旁的外袍往身上一披就走出了小木屋,地府的阴气扑面而来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毫不意外地看见楚云秀站在忘川河旁。点点磷光围绕在楚云秀周身,星星点点明明灭灭,看起来神秘莫测。

地府终日暗无天日,不分白昼与黑夜,苏沐橙此时不禁幻想要是在人界清冷的月光洒下来会是怎样一副美景。

听到身后的动静楚云秀转过身来,“做噩梦了?”

“嗯。”苏沐橙轻轻点了点头,“又梦到那场大火了。”

楚云秀垂眸,而后指了指旁边的小石桌:“坐下说。”

两人在桌边坐下,楚云秀给苏沐橙沏了一壶茶,茶叶的芬芳随着水汽升腾,不禁另苏沐橙感到放松了许多。

楚云秀倒了一杯递给她,“有安神的效果,喝了吧。”

“谢谢师父。”苏沐橙接过杯子,抿了一小口,一举一动中透露着大家闺秀的涵养。她稍稍犹豫后开口:“我又梦到那场大火了。”

楚云秀没有接话,食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静静地等着苏沐橙的下文。

果然,“但是,我其实在这场大火发生以前就看到了这一切。”

楚云秀的动作一顿。

苏沐橙低头看着手中的杯子,“我本来只认为那是我的错觉,但我错了,我看见了未来。现在回想起来,以前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她抬起头,看着楚云秀,“师父,我是不是和普通人有些不同?”

“是的。”楚云秀没有任何隐瞒,直接摊牌,“你的眼睛很特殊,藏有巨大的力量,被称为『预示之眼』,而其最让人着迷的地方,就是能够预知未来。普天之下,除了你以外,也只有一人也拥有这份力量。”她用手撑着头,看向苏沐橙:“不过我很好奇,虽说人界没落,没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但能人异士也不少,你这双眼是如何藏了十六年的?”

“我不知道。”苏沐橙摇摇头,“我甚至连自己拥有这份力量都不知道。”

一时间两人无话。半晌后楚云秀起身:“好好休息,起来后我帮你打开眼睛的力量。”

“嗯。”苏沐橙点点头,随后看向楚云秀:“师父不睡吗?”

楚云秀身子一顿,“我已经不需要睡眠了。”接着她迈步离开。

苏沐橙看着她的背影,意外地感受到了浓浓的孤寂。

阎王殿。

苏沐秋摸着自己的左手腕,那里是叶修给他输送力量的地方,苏沐秋看着那里渐渐浮现的血红曼珠沙华纹路,眼角隐隐有些抽搐:“这是什么?”

“一个痕迹而已,没什么。接受了阎王的力量自然会有印记出现。”叶修毫不在意。“有这功夫,不如给我说说你妹妹的事。”

“我不知道。”苏沐秋皱了皱眉,“我只知道沐橙很特殊,所以她在十二岁以前都是蒙着眼睛的。”

“哦。”叶修点点头,“十二岁,这个时候力量已经得到收敛,不容易被人发现。而且凭借『预示之眼』的能力,蒙住眼睛并不影响她看东西。谁告诉你们的方法?”

“我们的娘亲。但她并没有说原因。”苏沐秋随后陷入了回忆之中。

七岁的苏沐秋推开房门,走到正在梳妆的美妇人面前:“娘亲,妹妹为什么要蒙上眼睛啊?那样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苏夫人柔柔一笑:“沐秋啊,小沐橙的眼睛很特殊。”

“特殊?哪里特殊了?看起来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啊?”

“仅凭眼睛是无法看出来的。沐秋啊,要是被坏人发现了小沐橙的特殊,她会被抓走的。”

“什么?绝对不可以!”

“所以到时候就要靠你来保护妹妹了。”

“嗯!”

“……我就是从那时起开始习武的。”苏沐秋回忆结束,“看起来,娘亲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叶修紧皱眉头,“看样子是的。不知道你们的母亲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沐秋摇摇头:“娘亲的来历我也不清楚,但看起来是个大家闺秀,是个很温柔的女子,但她和父亲在我十四岁那年双双遭遇了意外身亡。”

“是吗?”叶修思索着。

一个谜团尚未解开,其余的接踵而来。

TBC.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