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三、窥天

2

“别想太多了,现在给沐橙准备好觉醒眼睛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苏沐秋倒是没想太多,“你之前说的那个材料放哪了?”

“你左手边第四个抽屉。”叶修嘟囔道,一脸调笑,“苏沐秋你这记性可不行啊,做我的近侍连这点记忆力都没有可不行啊。”

苏沐秋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走了过去取出东西。

在叶修手底下忙活了几天,苏沐秋也渐渐摸出了一些门道。这个阎王大人绝对不像他原来想象的那样严肃认真有威严,反倒像是一个有着恶趣味的青年。随着时间的推移,混熟了以后苏沐秋对叶修也没了以前那种敬畏感,反而有时候被他气得跳脚。

不过必要的尊卑他还是知道的。

官大一级压死人,苏沐秋看着叶修一脸大爷样在那瘫着气得牙痒痒,却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干活。

“哎苏沐秋你到底行不行啊?这都能记错?”

“……”

不眠之夜。

楚云秀站在忘川河旁,看着逐渐完成的法阵。有了阎王大人,美曰其名“为地府增添一份力量”,实则只是想凑热闹的叶修的慷慨资助,加上楚云秀这些年东奔西走收集来的各色天材地宝,这法阵倒是没花多少力气就完成了。

这件事对于地府来说也算是一件大事,毕竟无论是哪一方势力发现了『预示之眼』的持有者都会倾尽一切去培养,所以只要是当时在地府的神职人员都赶了过来。此时肖时钦正在帮楚云秀确定阵纹和材料的摆放是否有误,戴妍琦则坐在一旁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周泽楷和江波涛在安排鬼差的任务,不让仪式开始后有任何因素打扰仪式;叶修直接霸占了那张小石桌,苏沐秋苦着脸忙前忙后地伺候阎王大人,连去看一下自己宝贝妹妹的时间都没有;苏沐橙因为睡得不安稳的缘故,才刚醒没多久,正按照楚云秀要求的步骤进行沐浴更衣。

“这样就可以了。”楚云秀点点头,对肖时钦说道。

肖时钦虚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这法阵布置起来还真麻烦,结果一个不留神就被一个小东西给扑住:“时钦!”

肖时钦大惊,脸上泛起一丝可疑的红晕:“妍琦!快下来!”

“不嘛不嘛!”戴妍琦趴在肖时钦的背上,勾着他的脖子一边晃一边撒娇。“这就是苏姐姐觉醒要用到的东西?”

“是的,妍琦你先下来再说!”

其余的人除叶修以外都已无比熟练地移开视线,非礼勿视,珍爱生命,拒绝狗粮。

叶修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点儿瓜子,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啧啧啧,小事情还真是被这只小獬豸吃的死死的嘛。”

苏沐秋简直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人。

楚云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朝屋里唤了一声:“沐沐,可以出来了。”

木门应声而开,苏沐橙穿着一身黑色祭服走出,略显潮湿的墨发顺服地散在脑后,白皙的小脸虽还带着些许稚嫩,却已能看出倾城之姿,此刻因为有些紧张而紧绷着。楚云秀朝她点点头:“站到中间去。”

苏沐橙深吸一口气,缓步走到法阵中央。

楚云秀看出了她的紧张,安抚道:“放轻松,不会有问题的。”她上前用一条特殊处理过的白绸蒙住苏沐橙的眼睛,随后退出法阵,面上一片肃穆,举起手中的劫风:“天地之灵!”

刹那间,不论是灵气、阴气,都随着楚云秀的指引灌入了法阵之中,法阵因接收了力量,阵纹开始忽明忽暗地闪烁。

而站在阵法中央的苏沐橙感受最为明显。数不清的力量涌来,又在法阵的作用下变得温顺,从她的脚下一直往上,最后汇聚在了她的双目上。白绸上的药力也开始发作,苏沐橙只觉得她的眼睛上清清凉凉的,说不出的舒服。

反观阵法外面的楚云秀,作为力量的引导者,她脸色平静,并无任何不适,明显游刃有余。

叶修也收起了平时懒散的神色,一瞬不瞬地盯着阵法,以便意外发生时可以随时出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楚云秀的额头上逐渐冒出一层细汗,而仪式还没有结束。苏沐橙闭上眼睛,她感受到了啊,周围一起的呼吸,有周围众神的,有那摇曳的花海的,有那拂过山川河流的风的,也有那深不可测的忘川河的……

突然之间狂风大作,阴气疯狂地朝着苏沐橙涌去,苏沐橙的头发被吹的飞舞,她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复苏,从她眼睛的位置。这一刻,天地在为她庆贺。

楚云秀放下举着劫风的手,长出一口气:“成了。”

在场的各位皆松了一口气,叶修看向面色如常的楚云秀,低声说道:“她的实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曾几何时,她还是那个脆弱不堪,被自己命运所累的小女孩,现在也已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神了。

“什么?”苏沐秋没有听清叶修的话。

“没什么。”叶修摇了摇头,脸上恢复平时懒懒散散的模样,“这么大动静,想必其他几界也察觉到了吧?”

“应该不会。”肖时钦摇了摇头,“虽然动静不小,可地府的结界效果也很好。”

“啧。”叶修撇撇嘴。

“一般的神不一定会察觉到,可那位就不一定了。”

“毕竟,这可是同类啊。”

TBC.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