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方王】我为什么要上这节物理课

·承诺的福利,学院paro,大学背景,研究生方×大学生王

·逻辑已死,短打,摸鱼

·就是一个谦儿祸害祖国的未来的故事

当王杰希看到方士谦走上讲台时,他的内心就一句话。

How are you???

怎么是你???

关于王杰希还有一众微草社成员以及一系列不是物理系的朋友为什么会来物理系听课,此事还要从上星期的社团聚会说起。

他们几大社团,玩游戏居然全部输给了喻文州?

黑幕,绝对的黑幕!

于是喻文州的惩罚就是让他们全部来物理系听课。

听到这个惩罚时,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

原因无他,物理系的叶修叶教授,跟他们都挺熟的,熟的不能再熟了。

要是被他知道他们来听课的原因,还不被他笑死。

结果就在他们做好被叶修嘲讽的心理准备时,方士谦走上了讲台。

那一刻,底下拍桌的声音此起彼伏。

王杰希扫了一眼喻文州和苏沐橙,发现两人也是一脸意外,确定了这不是兴欣社和蓝雨社这两个物理系的集体搞得阴谋。不过喻文州很快收起了意外的神色,换上平时心脏的笑容,而苏沐橙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似乎把瓜子都拿出来了。

方士谦和王杰希之间那些事,在座的各位基本上都知道。方士谦是医学系的高材生,比他们大了几届,导师是林杰教授,而王杰希也算是林杰的徒弟,一来二去就好上了。这方士谦也是个会玩的,有时他们聚会也会过去闹腾。

此时底下起哄声不绝于耳,文学系的楚云秀、戴妍琦和钟叶离更是两眼放光,自己系里的柳非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了好了都安静一下,”方士谦敲了敲讲台,“老叶今天突然有事出去了,让我来给你们带一节课。”

“方老师,你不是医学系的吗?”黄少天大喊。他倒适应的快,连老师都喊上了。

“怎么?看不起我?我告诉你我可是什么都会的人,来来来我们开始上课。”方士谦拿起课本,“你们上到哪了?哦到这了,老叶都给你们上的什么啊,这节课就复习,我来给你们讲讲。”

“好的方老师请开始你的表演!”黄少天继续喊,其他人都笑了出来。

王杰希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

让方士谦来教真的没问题吗?

“老叶怎么教的啊,公式都没给你们证明,你们会证吗?”方士谦扫了底下一眼,没等下面任何人反应过来就快速地接道:“好的看样子没有人会,你看看你们,连这都不会,我还得证给你们看。”他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公式,“你们看啊,这个图画出来是这样的……”

王杰希听了一会儿,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方士谦讲的没什么问题,就是讲的太慢了,他们这些人智商都够,很多问题一点就透,没必要说的这么细。

“你们看啊,我把这个公式一变——”方士谦擦掉了几个式子,“跑哪去了?跑这来了!你看,这不就出来了?”

底下一片哄笑,王杰希无奈抚额。

这方士谦别是个傻的吧?

接下来王杰希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方士谦还真是个傻的。

他那上面公式少了一个平方他居然都没发现!

王杰希举手:“方老师,你上面那个公式少了一个平方。”

“还真是。”方士谦扫了一眼,把平方补上。

结果还没过五分钟,这方士谦又漏了一个平方!

王杰希打算看看方士谦到底多久可以发现。

五分钟过去了,眼见方士谦这个公式都要说完了,他还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王杰希再度举手,“方老师,你又漏了一个平方。”

方士谦连忙补上,调笑着回了一句,“这位同学听课听得很认真嘛。”

哄笑声响起,王杰希嘴角抽搐,他看到前面的楚大美女和苏大美女一起回头给了他一个戏谑的眼神。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王杰希一脸冷漠。

“下面我来找一个同学来帮忙。”

王杰希眼皮一跳,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嗯,就是那个大小眼的同学,你站起来一下。”

王杰希一脸懵逼地站起来,不明白方士谦又要作什么妖。

方士谦走到他身旁,“来,你们来证明一个问题,我比他高。”

班里面立刻炸开了锅,王杰希咬牙切齿,报复,赤裸裸的报复!

方士谦满面春风,“你看,是不是这么证明?看吧,我比他高吧,他到我胸口这。”

王杰希冷漠。

呵呵,你家比身高是从头顶一路斜下来到胸口啊!

全班都在笑,其中数黄少天方锐几人笑得最欢,王杰希环顾四周,把那几个人都给记了下来。

给本王等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所以说,身高这种问题还需要证吗?一眼就看出来了对不对?”方士谦笑着拍拍王杰希,“你坐下来吧。”

王杰希坐下,在心里给方士谦记了一笔。

课还在继续,不过气氛变得轻松愉快了许多。

“我跟你们说我什么都会,这题我可以用数学方法和物理方法来做,你们想看哪一种?”

袁柏清大喊:“化学方法!”

“呃……”方士谦一时语塞,“薄情儿你皮痒了是吧?”

袁柏清委屈:“师父这不是你说的嘛你什么都会!”

周围笑声不止,方士谦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把两种方法都做了出来。

“我们把这个图画出来,这不是分成两个梯形了吗?这时候我们变一下,把这道线往左边移,你看,这两个面积不就相等了吗?知道这叫什么吗?”方士谦一脸高深莫测。

底下一片懵逼,跟不上方士谦的脑回路。

“你看看你们语文怎么学的!这边少了一点这边多了一点,这不是此消彼长吗?”方士谦恨铁不成钢,“看到没?以后别人再问你们你们就告诉他此消彼长是从物理中来的!”

“所以我说我什么都会嘛,你们学习不要学的这么死板!”

王杰希看了看文学系的那几个,见他们一脸“受教了”,摇了摇头,在心中叹息:方士谦害人不浅。

谁让他是个傻的呢?

后面方士谦收敛了许多,中规中矩地上课。王杰希松了口气,心想这人终于不作妖了。

可惜他还是图样图森破。

“其实吧,我以前是个伐木工人。”方士谦一本正经。

所有人一脸黑人问号。

伐木工人?

What are you 弄啥嘞?

“那我要砍倒一棵树,应该怎么弄?”

“用锯子啊。”有人说道。

“是不是傻?”方士谦鄙视,“我是远古时代的人,那时候哪有锯子?”

“……”众人皆沉默。

我们哪知道你是远古时代的人???

“那现在我要砍倒这棵树,应该怎么办?用手挖啊!对不对?”方士谦无视众人一脸目瞪口呆继续说下去,“挖啊挖,最后把树根都挖出来了,这树倒了,我不就成功了吗?可是呢,我手也废了!”

所有人都笑疯了,王杰希看破红尘。

“所以后来,我发明了锯子。”方士谦这么说道。

“锯子不是鲁班发明的吗?”方锐举手。

“鲁班发明的吗?鲁班是我学生!我是穿越来的嘛!”方士谦无所谓地一摆手,所有人笑得前仰后合。

能把物理上成这样,这方士谦也是个人才了。

“但是,这个锯子还不能乱用。”方士谦话锋一转,两只胳膊抬起来,装作要砍树的样子,“你要是像这样用锯子——”他一只手像是扶着树,另一只手做砍树的动作,“你这样砍,树倒了,一只胳膊也没了。”

为什么要用锯子砍树?王杰希暗自吐槽。

看在他傻的份上,原谅他吧。

“所以你这样用不就傻吗?不会把手背到身后去?”方士谦一边说一边演示,“我说这个故事就是为了告诉你们,公式也是这样的,用的好就方便,用的不好手就没了。好了,下课!”

在一片“方老师走好”的声音里,方士谦冲大家挥挥手,夹着课本离开。

后来,听说叶修回来上课时,黄少天和方锐带头问叶修“叶老师你是不是也是穿越来的?”把叶修问得一愣一愣的。

听说医学系的王杰希一星期没理方士谦,每次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眼里写满了“崽,虽然你是个傻的,可爸爸依然爱你。”

我们仍未知道后来王杰希是怎么报复那些人,只知道下一次聚会时微草社团大获全胜。

END.

评论(5)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