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五、忘川决堤

五、忘川决堤

1

苏沐秋被叶修看着硬是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在叶修确认了他已经完全恢复了以后,总算是可以下床了。

苏沐秋早就闲不住了。躺在床上的这些天,他也不能做其他的事,一直在脑海里构建武器的设计方案。此时终于可以实践,他立刻跑出去祸害叶修的材料了。

不过叶修这些天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自己在这里随意糟蹋他的材料也没来管他,换作以前早就过来一边心疼他的材料一边压榨他了。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你是说,忘川河的水位上涨了?”叶修皱着眉,坐在楚云秀院子里的小石桌旁。

楚云秀点点头:“是的。虽然不明显,但的确是上涨了。”

“不应该啊……”叶修把手放在下巴上,“忘川河没有源头,而下游直接汇入三途川,水位没理由会上涨啊。”

“原因不明。但我认为需要注意。”楚云秀说道,“毕竟据我所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是应该注意。”叶修点了下头,“忘川河要是出了问题,会有大麻烦的。”

“师父,”苏沐橙从屋里探出头,“东西已经放好了。”

“我马上来。”楚云秀朝她点点头,站起身,“那就这样。”

“嗯,我也回去了。”叶修也站起来,突然嘴角一抽,脸色难看起来,“苏沐秋那个混蛋,竟然又溜进了我的材料库!”

“噗。”在一旁的苏沐橙听到这话,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发觉场合不对连忙捂住嘴。

楚云秀似笑非笑:“你不是前段时间还给他做吃的吗?”

“一码归一码。”叶修摆摆手,转身离开,“我得赶紧回去了,注意情况。”

“慢走不送。”楚云秀朝他稍微欠了欠身,转身带着苏沐橙走进屋里。

——————

“这小东西怎么被你喂得这么肥?”孙翔把戴妍琦提起来,转头看向肖时钦,“我记得我刚送来时不是这样啊?”

“放我下来!”戴妍琦龇牙咧嘴,露出尖利的虎牙,“我可是法兽獬豸!不是小猫小狗!不要随随便便就把我拎起来!”

“哈?”孙翔一脸仿佛听错了的表情,“法兽?就你这小胖子的样子?”

“小胖子?!”戴妍琦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可怜兮兮地看向肖时钦:“时钦,我很胖吗?”

肖时钦被她的小眼神戳中红心:“不胖不胖,很可爱啊。”

“看吧看吧?”戴妍琦朝着孙翔得意一笑,“时钦都说没有!”

孙翔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我总算知道这小东西怎么成这样了,原来都是被你惯出来的。喂,小事情,你可不能太宠她,这是獬豸,不是小宠物,再这么养会养坏的。啊!”戴妍琦狠狠地咬了一口孙翔的手,跳回地面。孙翔瞪了她一眼:“很疼啊!”

戴妍琦高高仰起头:“我胖我有人要,你有人要吗?”

“哈?”孙翔满脸不可置信,“你个小白眼狼,还是我带回来的呢?这么快就抱上别人大腿了?”

“哼!”戴妍琦跑到肖时钦跟前:“时钦,抱!”

“好好好!”肖时钦把她抱起来,一脸宠溺:“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拔丝薯条!非非上次来的时候跟我说的!听说超好吃!”一提到吃的,戴妍琦立马两眼放光,口水直流。

“好,我去给你做。”肖时钦抱着戴妍琦就打算回判官殿。

戴妍琦“吧唧”一口亲在肖时钦脸上:“时钦最好了!”

孙翔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我的天啊,这真的是小事情?不会被人掉包了吧?我记得戴妍琦那小东西还没成年吧?他这算是向未成年下手?”

很久没回地府的孙翔觉得自己仿佛错亿。

——————

叶修一进入他的材料库就发现里面一片狼藉。苏沐秋坐在一旁,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嘴里还嘟囔着“这个也失败了,那开始进行下一个吧。”

叶修听后头上爆出十字路口,忍无可忍。

“苏沐秋,你现在就给我滚出我的材料库!”

“哎呀不要这么小气嘛。”苏沐秋转头看他,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你看我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已经很久没有试验我的想法了,再说我之前不是还帮你出任务了,这就算是劳务费了。”

“呵呵。”叶修皮笑肉不笑,“我怎么记得,你出任务正是因为你之前浪费了我的材料?”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苏沐秋摆摆手,转移话题,“地府是出什么事了吗?”

“你怎么知道?”

“我都在这这么久了你才发现,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吸引了你的注意力,”苏沐秋说道,抛了抛手中的材料,“说吧,是什么事?”

“忘川河的水位上涨了。”叶修说到这脸色严肃起来,“据云秀所说虽然水位上涨的不多,但的确有上涨,万一忘川河漫出河岸,后果将不堪设想,整个地府都将会受到影响。”

“是吗……”苏沐秋也严肃起来,“有什么解决的方案吗?”

“没有。”叶修摇摇头,“这种事以前从未有过,我们也没有解决方案,只能多加观察,静观其变。”

“好吧。”苏沐秋点了点头,“有需要的时候叫我。”

“希望不会有这么一天。”叶修面露忧色。

TBC.

地府组几乎全员集合?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