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五、忘川河旁

2

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忘川河的水位一天天的上涨,地府的众人虽然担心,却也束手无策。他们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却不知道怎么阻止。

忘川,决堤了。

黑色的水浪滔天,像是一只凶恶的巨兽从沉睡中醒来,想要将身边的一切全部吞噬。楚云秀和苏沐橙并肩而立在忘川河旁,身后的地府已经陷入了巨大的混乱之中。所有的灵魂尖叫着,逃窜着,希望可以找到安全的地方。这种情况下,负责维持秩序的周泽楷和江波涛感觉有些吃不消。

“师父……”苏沐橙看向身旁的楚云秀,眼中满是惊慌与无措。“忘川河这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楚云秀脸色凝重地站在河岸旁,盯着奔腾着、咆哮着的忘川河,哪怕是久居忘川河岸的她也没有见过忘川河的这一面。她手一翻,法杖劫风凭空出现在她手中。“你去帮忙疏散灵魂,绝对不能让他们卷入忘川河!”

“是!”苏沐橙快步跑开,楚云秀握住劫风,高举过头:“万物之灵,封!”

点点冰蓝色的光芒向着劫风顶部汇聚,周遭的温度开始下降,地府中的寒气朝这边涌来,以劫风为媒介凝聚成冰蓝色的光束射向忘川河。射在河面上的那一块开始缓缓结冰,但只封住了一小块,冰面也不再扩散。随着时间的流逝,楚云秀的额头逐渐见汗。终于,劫风再也聚集不了能量,忘川河面的冰轰然破碎,又恢复了原先狰狞的模样,楚云秀也因为力量消耗过大而跌坐在忘川河边。

“看样子想要直接限制住忘川河还是太勉强了啊。”

听到声音,楚云秀回过头,见是肖时钦和戴妍琦。

“是啊,宜疏不宜堵。还是必须要找出问题的源头才行啊。”楚云秀喃喃道,“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我们在这里查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问题,我在想,会不会是下游的三途川出了什么事?”肖时钦皱眉,“我和叶神也商量过了,他也认为有这个可能。叶神已经先行一步去看看了,所以,要一起去看看吗?”

楚云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好。”

——————

“该死,完全一团糟了。”苏沐秋暗骂一声,握着他自制的火枪向着忘川河边掠去。

“夫君……”一声低语响起,一道白色的身影从苏沐秋身旁经过。那是一名女子,身上的白衣破烂不堪,看起来精神恍惚。她晃晃悠悠地朝前飘去,嘴中还一直在念叨着什么。

“是迷途的鬼魂吧……”苏沐秋稍稍停留,回头望了一眼。

算了,那边更加要紧。苏沐秋回过身,继续赶路。

越靠近忘川河的地方就越混乱。哪怕已经加派了人手,忘川旁还是混乱无比,仅凭周泽楷和江波涛完全忙不过来。苏沐秋见此立马加入,帮着疏散灵魂们。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情况终于有所好转。灵魂的情绪开始稳定下来,逐渐远离忘川河。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从忘川河里开始爬出许多相貌丑陋、面目狰狞的水鬼,张牙舞爪地朝着灵魂们冲去。原本稳定下来的情况再一次失控,有灵魂开始尖叫:“水鬼!好多水鬼!”

“请大家冷静一下,不会有事的!”苏沐橙站在灵魂们面前,努力安抚道。

“你叫我们怎么冷静!那些水鬼会把我们撕碎的!”

“好吵。”周泽楷回过头,寒光从他眼中一闪而过,灵魂们刹那间安静下来,像是被怔慑了一般。

“一群弱小的杂碎。”孙翔偏过头,不屑地“嘁”了一声。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苏沐秋咬牙,回过头朝苏沐橙大喊:“沐橙,维持好秩序!小周,小江,孙翔,我们去解决这些水鬼!”

“是,哥哥!”

“好!”周泽楷和江波涛一同点头,与苏沐秋一起朝前方冲去。孙翔虽然有些不满是苏沐秋指挥,却也将却邪朝前一指,不甘落后:“来比比谁杀得多啊!”

“好啊!”

“请放心吧,会没事的。”苏沐橙带着微笑,柔声安慰道。哪怕心中无比害怕,哪怕身体一直在颤抖,她也无比坚定地站在这,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

“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捣鬼啊……”叶修蹲在一个小山丘上,俯视着下方那个身影。那人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遮住了他的脸和身形,完全得不到关于他身份的什么信息。

“啧。”叶修一跃而下,同时张开千机伞减少冲击力。他的千机伞和苏沐秋的武器一样,都只是初步完成,之后要走的路还长着呢。“到此为止了。之前的无面鬼事件,也是你做的吧?”

“呵呵呵……”那人发出一串轻笑,声音嘶哑,转过身来看向叶修:“是又如何?阎王大人,莫不会以为您可以一手遮天吧?”

“一手遮天?不敢不敢,”叶修闻言脸上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除了天界那位,谁能一手遮天呢?我只需要一手遮地府就好。所以,”叶修的嘴角划出一抹危险的弧度,“你想要在我的地府做什么呢?”

“不干什么。”那人低笑,“给你添点麻烦罢了。”

“哦?目标很远大嘛。”叶修收起伞面,将千机伞变作矛形态,在空中漂亮地划了朵花,“那也要看你也没有这个本事了!”

TBC.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