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五、忘川决堤

5

地府的转世流程是这样的。

死了——头七——过奈何桥——喝孟婆汤——转世。转世的人会在孟婆汤的作用下忘记今世所有,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如一张白纸般干净。

当然也有不愿意喝孟婆汤,不愿意忘记的人。

为了来生再见今生最爱,可以不喝孟婆汤,那便须跳入忘川河,等上千年才能投胎。千年之中,你或会看到桥上走过今生最爱的人,但是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看不见你。

千年之中,你看见他走过一遍又一遍奈何桥,喝过一碗又一碗孟婆汤,又盼他不喝,又怕他受不得忘川河中千年煎熬之苦,受不得等待的寂寞。

喝孟婆汤,了前尘旧梦,断前因后果。

忘尽一世浮沉得失,一生爱恨情仇,来生都同陌路人相见不识;跳忘川河,污浊的波涛之中,为铜蛇铁狗咬噬,受尽折磨不得解脱。

千年之后若心念不灭,还能记得前生事,便可重入人间,去寻前生最爱的人。

但多数跳入忘川河的人都无法忍受这苦难而消散,彻底化作忘川河中水鬼的一员,再无轮回的机会。

所以除非是有着强烈执念的人,是不会成功的。

在这种情况下,地府人员会把这些情况都告诉那些鬼魂,让他们自行选择。

多数人会因此退却,乖乖喝下孟婆汤然后转世。只有极少数人还是会选择跳入忘川河。

这白衣女鬼就是其中之一。

她已经在忘川河中待了七百多年了,却因为这次忘川决堤事件而意外出来了,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自己最爱的人,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啊……”肖时钦感慨道,将视线投向空中,叶修正手持却邪和白衣女鬼交战。局势可以称之上是一面倒,白衣女鬼完全不敌拿着却邪的叶修,节节败退,最终被叶修用却邪刺穿了胸膛。

“已经没事了,云秀你也去休息吧,我也带孙翔去休息了。小周,小江,也麻烦你们了。”肖时钦朝着他们点点头,拉着戴妍琦扶起孙翔离开。

“好。”楚云秀也没有矫情,她今天的确消耗颇大。

江波涛笑着说:“我们先去找小沐橙把灵魂接手,总归是送入轮回后才能安心。”

“麻烦你们了,见到我的徒弟请让她回来休息吧。”楚云秀朝两人点点头,步履疲惫地朝着她的小木屋走去。

“好的。小周,走吧。”江波涛拉了下周泽楷,朝着苏沐秋点头示意了下。苏沐秋也点头回应。

“嗯。”周泽楷点点头,与江波涛一同离开。

“结束了。”叶修拔出了却邪,淡淡地说道。“在我的地府里捣乱,你的下场就是如此。哪怕你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是功亏一篑。”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白衣女鬼缓缓直起身子,眼神中充满了愤懑,“我为了他跳入了忘川河,忍受这近千年的苦难,忍受这忘川河中铜蛇铁狗的啃噬,忍受这千年的孤独!我看着他一遍一遍踏过这奈何桥,饮下孟婆汤,去往轮回!而口口声声说着会爱我生生世世的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而想要攻击我!我怎么能甘心?”

“我等了他这么多年……一直在等……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我好不甘心……”那白衣女鬼眼中淌下两行血泪,身体逐渐消散,化作光点汇入忘川河。

“又是一个化作这忘川河的养料的,何苦呢?”叶修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哪你呢?你又怎么看待感情?”苏沐秋站在叶修身后,静静地问道。

“我?”叶修听后回头看了他一眼,“感情于我,不过是负担。”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叶修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苏沐秋说不上来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失望?酸涩?亦或是有一些绝望?心里面百味杂陈,是啊,对方是阎王,而我只是一个小鬼,只凭我现在的身份,又怎么能配得上他?

只是我不会放弃的。哪怕他无心无情,我也会凭借我的努力,逐渐打开他的心。苏沐秋看着混沌的忘川河,在心里暗下决定。

“咦?”苏沐秋看向忘川河边,那里坐着一个灰发灰眸的少年,他俯身从忘川河里用双手舀起一捧水,双脚伸入忘川河中搅动着河水。

察觉到苏沐秋的视线,那少年转过头来看着他,咧开嘴一笑。

苏沐秋揉了揉双眼,再次看去时那里已空无一人。

“不见了?”苏沐秋心中奇怪。

“怎么了?还不走?”在前面迟迟等不到人的叶修回头喊道。

“这就来!”苏沐秋回道,快步追上。

也许是错觉吧。

END.


下章预告:

“可怜的少女。”

“老叶,好久不见啊!”

“我从很早之前就仰慕大人了!”

“你在哪……?”

“这样的结果我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