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七、血族篇

之前说好的万更,10186打卡,迟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谁小时候没有熊孩子的几年!

5

李轩一开始其实并不待见吴羽策。

作为上一届鬼王的独生子,李轩在鬼界的地位自然非比寻常,像个小霸王一样,加上他自身天赋又好,小小年纪在鬼阵上的造诣让老一辈人都惊叹。因此同龄的孩子们总喜欢围在李轩身边,跟在李轩身后。李轩自己也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整天带着一众小跟班到处疯玩,扰得皇城鸡犬不宁。

不过,在这些人中有一个异类。

吴羽策。

这家伙从来不跟在李轩后面,也不喜欢和别人说话,整天绷着脸,手里拿着个恶鬼面具在那发呆,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什么。每次有人上前搭讪,也只是淡淡地回应一下,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久而久之就没人来找他了,他也乐得清闲。

李轩很看不惯他这副样子,却也没法说什么,就由着他去了。

反正对自己没什么影响嘛,李轩在心里自我安慰。就是有点不爽,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个无视他的人。

两人第一次出现交集,是在一场意外中。

李轩闯祸了,他不小心惹到了鬼界的守护者地狱三头犬。

李轩虽然平时贪玩、吊儿郎当了一点,但毕竟是鬼界未来的继承人,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他很快冷静下来,让其他人赶紧回去搬救兵,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拖住发狂的地狱三头犬。

暗阵、冰阵、瘟阵、炎阵……一个又一个的鬼阵被放了出来,布置在地狱三头犬身边。李轩擦了擦头上的汗,脸色略显苍白。纵使他天分再高,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半大的少年,体力和法力都有些跟不上,加上他修炼的是阵鬼,并没有太多的攻击手段,大多以辅助为主。眼见地狱三头犬红着眼睛在鬼阵里咆哮,李轩不禁脸色一白,转头就朝着僻静的山林跑去。鬼阵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到时间了地狱三头犬冲出了鬼阵范围,那法力接近枯竭的他也只能任其宰割。他知道不能回皇城,发狂的地狱三头犬如果进入皇城绝对是一场灾难,他只能把它引向远处。

李轩一边跑一边默默估算着鬼阵的时限,脸色越发苍白。眼看着鬼阵的时间就要到了,救兵却杳无音信。李轩咬咬牙,在最后几秒钟发动了鬼神盛宴。

凄厉的惨叫声在他身后响起,显然鬼神盛宴伤到了地狱三头犬。李轩不敢回头,一个劲地逃命,默默回复着自身的法力。忽然李轩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地狱三头犬迅速追上。看着拍下来的巨爪,李轩闭上了眼睛。

要死了吗?

早知道就不那么贪玩了,要是能活下来,他一定乖乖听话,好好修炼,然后把这只地狱三头犬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一顿!

“当!”富有金属质感的声音响起,李轩惊讶地睁开双眼,看见一个人持刀挡在他身前。那人一袭黑衣,手中的长刀泛着寒光,脸上带着一个赤红的恶鬼面具。

吴羽策!

“别愣在那了,赶紧站起来!”吴羽策回头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扔给他一瓶药剂。

李轩接过喝下,连忙站起来,身上的法力在药剂的作用下加速恢复。他架起刀,布置了一个刀阵辅助吴羽策进行攻击。

刚猛,凌厉,这是吴羽策的攻击带给李轩的唯一感觉。刀举起,斩出,整个动作极为流畅,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李轩看到吴羽策身旁还有一个刀阵,显然是他自己布置的。

原来吴羽策也是修习鬼阵,只是走的路线和自己完全不同。他是阵鬼,而吴羽策是双修鬼。

两人一个攻击一个辅助,倒真的勉强架住了地狱三头犬的攻击,足足拖了有半个时辰,救兵也终于赶到了。

鬼王带着人急匆匆地赶来,安抚住了地狱三头犬,而李轩和吴羽策也因为脱力而倒在地上,鬼王连忙让人把他们带回去。

所幸两人都没出什么事,鬼王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非常生气,直接拎着始作俑者李轩的领子把他扔进小黑屋关禁闭去了。

被关禁闭的李轩消停了几天,然而被放出来以后又开始不安分了。

因为他听说吴羽策被调来给他做陪读!

陪什么读!

哪有双修鬼给阵鬼做陪读的,方向都不一样好吗?!

再加上吴羽策整个人冷冰冰的,每天和这个人同吃同住同学会无聊死的!

李轩不开心了,李轩有小情绪了。

于是李轩向他的父亲大人抗议,却被鬼王大人无情地驳回。

鬼王其实很欣赏吴羽策。他觉得这个少年性格沉稳坚韧,而且天赋又好,和他在一起,自家傻儿子说不定能更上进一点。

起义未果被无情镇压的李轩只能带着满腔的不情愿接受吴羽策跟在自己身边这事。

看在他还挺厉害的份上,他就大人有大量地接受他吧。

“喂,你还挺厉害的,怎么平时没见你出过手啊?”李轩一只手搭在吴羽策肩膀上,试图搭讪。

吴羽策转头看了看他,视线又移向李轩搭在他肩膀上的爪子,把他的手拍掉,然后扭头就走。

搭讪失败的李轩:“……”

他好像从吴羽策眼里看到了嫌弃……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脏兮兮黏糊糊的,之前忘洗手了……

好吧,是他的锅。

李轩闪身离开,洗手去了。

吃饭的时候,李轩看着满桌与平时无异的山珍海味,以及多出来的几管鲜血,有些惊讶地看向吴羽策:“你是血族?”

血族以鲜血为食,他们没有味觉,鲜血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美味。

吴羽策打开一管子一饮而尽,有些意外地挑眉看他:“你不知道?”

李轩把这句话在心里自动翻译为“身为鬼界未来的继承人你居然连别人的种族都看不出来?”

李轩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

自己之前只是对这个不感兴趣而已,我要是去了解也没问题!

当天晚上,李轩在鬼界最大的藏书楼彻夜苦读。

和吴羽策一起上课时,李轩又受刺激了。

他发现吴羽策的天赋不亚于自己,然而人家比自己努力多了!

李轩突然觉得自己鬼界第一天才的名头不保。

这怎么可以!

在吴羽策带来的压力下,李轩收起往日贪玩的劲头,也开始疯狂修炼。

事实证明李轩的天赋的确出色,要不是他玩心太重,也不至于是现在这种半吊子的样子。

暗中留意着这边的鬼王看到这个景象表示非常满意。

两人就这样暗中互相较着劲,你追我赶,实力也在飞速地提升。鬼王见此开始让他们两个人一起出任务,去解决鬼界内的一些小问题。

李轩和吴羽策二人这些年来虽然不能说关系有多好,但好歹天天生活在一起,最起码的默契肯定还是有的,配合起来自然没话说,两个人就这样完成了不少任务。

看着身旁的吴羽策,李轩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走神。

这么仔细看,吴羽策长得还是挺帅的嘛,脸白腿长,不过没我帅就是了。

难怪在鬼界有那么多小姑娘喜欢他。

想到这,李轩莫名有些不爽。

这么多小姑娘天天围着我的院子真是烦死了!还不是来看我的!

李轩完全没意识到这些小姑娘里也有不少是对他芳心暗许的。

食人魔见他发呆,吼叫着打出一道攻击,血红色的光刃朝着李轩直冲而去,而李轩却恍若未觉。

“李轩你个笨蛋!你在发什么呆啊!”吴羽策察觉出他的异常,连忙朝他扑了过来,帮他躲过攻击。一股淡淡的香味钻进李轩的鼻子,李轩呆了呆,又在听到吴羽策的话后瞬间回神。两个人在地上滚了几圈,李轩单手撑地,另一只手搂着吴羽策的腰带着他一起站了起来。

“该死的,我的刀落在那边了。”吴羽策声音冰冷,脸色不善地看着那一群食人魔。

李轩一愣,迅速捡起自己掉在一旁的刀:“我来拦住这些鬼东西,吴羽策你去捡刀。”话音刚落,只见一个暗阵从天而降,把那一群食人魔笼罩其中。看不见的食人魔们发出惊慌的吼叫,腥臭的气味被风吹过来,让他们不适地皱了皱眉。

吴羽策不再废话,当即冲向他落在食人魔群后面的刀。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哪怕身处暗阵之中,那些食人魔就像是视觉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朝着吴羽策追去。李轩大惊,毫不犹豫地朝着最前方的食人魔就是一记拔刀斩,紧接着冰阵落下,继续限制那些食人魔的行动。吴羽策没有去看,他相信李轩可以处理好。之前的刀阵效果还在,李轩的攻击力虽比不上吴羽策,但灭掉几只食人魔还是绰绰有余的。当然,灭掉一群还是需要吴羽策来帮忙的,毕竟要让他一个人磨死一大群食人魔实在是太慢了。

吴羽策的速度很快,把刀捡起来以后立刻转身冲入战局。几道比李轩的刀芒长好几倍的刀光闪过,三下两下就把食人魔们屠戮干净。

李轩收起刀,跑到吴羽策身边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胳膊,果不其然看到胳膊上面有一道很深的伤口。李轩皱眉:“你受伤了。”

吴羽策把胳膊抽回来:“没什么大事。”

李轩抓住他的手腕,他的力气很大,吴羽策试着挣脱没有成功。李轩把吴羽策拉到独角兽车上,翻出药箱给他包扎伤口。李轩低着头:“对不起。”

吴羽策挑眉看他,李轩继续说:“你没必要救我的。”

“李轩。”吴羽策脸色一正,声音也严肃起来,李轩抬头看他,“你不可以出事。”

虽然明白他的意思,但李轩不能否认他被撩到了。

“我以后可以喊你阿策吗?”

“随便你。”吴羽策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胳膊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只不过那个蝴蝶结十分碍眼罢了。

“阿策,你是血族对吧?你平时喝的血莫非是人血?”

“不是人血。我是素食的,只有那些低等血族才会去喝人血,高等血族大多是素食的,在我们眼里,人血是肮脏的低贱的,其中蕴含的杂质对我们的修为非但没有好处,还会带来麻烦。除了……”吴羽策睁开双眼,眸中一片复杂,还有一丝冷意,“除了一些凶性极大,误入歧途被杀戮意志所支配的高等血族,他们相信吸食人血可以帮助他们的修为提升得更快,愚蠢。”

“哦,是这样啊。”李轩也知道杀戮意志,这玩意儿曾经给鬼界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为了清除他鬼界可谓是大伤元气,到现在也没有恢复过来,而杀戮意志同样也没有彻底根除。鬼怪们只要呆在鬼界就可以借助鬼界的力量来进行修炼,没必要去其他界,而一些受到杀戮意志影响的鬼怪则会去为祸人间,他们鬼界的任务就是在发现这种情况后派人去抹杀这些东西,不让他们干扰了这世间的秩序。

独角兽的速度很快,还不到半天的时间两人就回到了住处。吴羽策因为负伤直接去休息了,而李轩则在思考自己今天的异常。

不对劲,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李轩发现自己好像是喜欢上吴羽策了。

李轩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确认这一点,然后下了决心。喜欢就喜欢嘛,赶紧制定计划去追,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于是轩大少爷把自己住宅所有的门都锁死了,还挂上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对外则宣称自己要闭关,谁都不见,让外面天天围着院子的小姑娘们的芳心碎了一地。吴羽策虽然有些疑惑,但以他的性子也没有说什么。而李轩则是天天找他切磋,除此以外就是疯狂修炼,有时候还倒腾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给吴羽策。

阿策不喜欢他弱!

终于有一次,吴羽策看着眼前雕的歪歪扭扭不成样的木雕眼角不住地抽搐,他一手扶额转头看向身后偷偷摸摸正准备离开的李轩:“你这是在闭关?”

“当然!”李轩挺了挺胸,一脸义正言辞,“做这个可是有助于提高专注力的!阿策我做的还不错吧?”

吴羽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得,说不过他。

先不提李轩这些行为幼不幼稚,但成效还是有的,两人的关系明显拉近了许多,已经能算是铁哥们了。

直到有一天,鬼王亲自到李轩的院子里把李轩提了出来,去传承鬼界之主世代相传的宝刀,四轮天舞。鬼界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得到四轮天舞的认可了,鬼王想要试一试,看看他这个天才儿子能不能成功。

李轩刀倒真是鬼界千年难遇的天才,不仅成功收服了四轮天舞,还顺利唤醒了器灵逢山鬼泣。拿到四轮天舞后的李轩也没急着回去,他还记得他曾经暗暗发誓在他有实力了以后一定要把那头地狱三头犬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一顿,现在他拿到了四轮天舞,自身实力也有了很大提升,也是时候去找那头地狱三头犬了。

李轩握着四轮天舞找到地狱三头犬时,地狱三头犬正趴在地上睡觉。李轩扔了一块石头砸在它其中一个头上,地狱三头犬也只是微抬了一下眼皮,一点搭理他的欲望都没有。李轩有点懵,这么高冷真的是当年那只一闯入就发狂的地狱三头犬吗?真的没被人掉包吗?

我可能是看到了一只假的地狱三头犬,李轩这么想到。

忽的地狱三头犬的鼻翼翕动了几下,然后就在李轩面前变成了一个闭着眼睛,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他睁开眼,赤红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亮光,他扬起一个笑容,露出尖利的虎牙:“逢山鬼泣?”

逢山鬼泣从四轮天舞中飘然而出,扫了他一眼:“是你这只小奶狗喊我?”

少年嘴角一抽,却没反驳,转而看向李轩:“我想请你帮个忙,少年。”

“什么忙?”李轩一愣,作为鬼界的守护者,地狱三头犬还能遇到什么麻烦不成?

少年把目光投向一边,红色的眼瞳中有着浓浓的忌惮:“这个地方,有一团杀戮气息。”

李轩瞳孔一缩,居然在离皇城这么近的地方就有?逢山鬼泣冷哼一声,打了个响指,李轩立刻觉得视线清晰了许多,他顺着少年的视线看去,那里有一团黑色的雾气萦绕,那雾气仿佛是有生命一般,似想攻击,却又像是在忌惮着什么。

“几百年前,鬼王发现了这里有这个鬼东西,一旦这东西进入皇城,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鬼王就让我在这里跟这鬼东西耗。经过那么长的时间的消磨与吞噬,也还剩下这么多。”少年又把目光转回李轩身上,红瞳里闪烁着顽劣的光芒,“说起来你上次还真是不走运,正好碰上我被杀戮意志影响的时候。”

李轩嘴角一抽,能不提黑历史吗?

少年脸色一正:“如今加上逢山鬼泣,我就能把这鬼东西彻底消除了。少年,帮不帮这个忙?”

李轩闻言脸上也严肃了起来,“我答应你。”作为鬼界的继承人,有这种隐患自然要早些解决,不能留下。

有了逢山鬼泣帮忙,地狱三头犬很轻松地就把那团杀戮气息彻底抹除。在感受到那鬼东西的消失后一人一兽一器灵脸上同时露出了喜色,而地狱三头犬的反应犹为明显——他直接抱住了李轩的大腿:“轩哥!轩哥我以后就跟你混了!你把我带走吧!”

李轩艰难地移动了两步,开始思考自己当年为什么会觉得这货很威武霸气。“你比我大了好几辈,怎么还喊我哥?”

“我按照我们神兽计算年龄的方法可比你小!轩哥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带上我不会亏的!反正我是从属于鬼王的,你迟早会继承王位,提前跟你混也没毛病!”地狱三头犬抱着李轩的大腿不松手,嗷嗷直叫。

“……”李轩很是无语,“你叫什么名字?”

“李迅!轩哥你就带上我吧!”

“好吧好吧,你跟我回去。”

“好的轩哥!没问题的轩哥!”

吴羽策对于李轩出去传承把刀回来后就带了个少年回来这事没说什么,但李轩还是成功接收了吴羽策好奇的眼神,他把手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这是地狱三头犬,李迅。”

瞬间吴羽策的眼神就变了,他也无法忘记曾经被地狱三头犬追着打的经历,而李迅则“嗷”的一声就扑过去抱住吴羽策:“策爷!策爷你就收留我吧!”

吴羽策的眼神复杂极了,这真的是地狱三头犬?

李轩从后面把他拎起来扔到角落:“给我一边儿呆着去!”

李迅在角落里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李轩没有忽略自己在使用四轮天舞的时候,吴羽策眼底那一丝羡慕,他想起来吴羽策还没有一把称手的刀。

“喂,逢山,你知不知道哪里还有好刀啊?”在自己的屋里,李轩拿出四轮天舞向逢山鬼泣问道。

“什么?”逢山鬼泣大惊,一脸控诉,“你都有我了还要什么刀?”

“……”李轩无语,“我是想给阿策找一把刀。”

“这样啊。”逢山鬼泣放心地长出一口气,开始在屋里打转,“听说过红莲天舞吗?”

“听说过啊,传说和四轮天舞还是一对刀呢,这么多年来也没人找到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李轩回答,突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能找到?”

“废话,你都说了是一对刀,我当然能感应到一点。”逢山鬼泣瞥了他一眼,撇了撇嘴:“以往历届的鬼王也没有想着去再找一把刀,总之跟着我就对了。”逢山鬼泣用手指点着桌面,朝着李轩一笑。

于是三更天的时候,李轩收拾好东西,溜到李迅住的屋子把李迅从温暖的被窝中拽出来,全然不顾小少年红瞳里流露出来的睡意朦胧和委屈,“轩哥你自己出去就算了,为什么要带我出去?”

“不是你说要跟着我的吗?”李轩忙着找纸条给吴羽策留言,随口答道。

李迅撇撇嘴,谁知道你要三更半夜把人喊起来干活啊?他现在无比想念自己的小被子,什么都不想干。

李轩在给吴羽策留了张纸条后就带着李迅翻墙而出,找刀去了。

不要问为什么不走大门,之前锁得太好,弄不开了。

第二天清早吴羽策起来,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也没找到李轩的人影。他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张字条,拿起来一看:“阿策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我啦!你在家里好好呆着就行!   李轩留。”

吴羽策放下纸条,眉头微皱:“去哪了连我都不告诉?”他忽略掉内心深处那一丝担忧和不满,修习鬼阵去了。

大半年过去了,李轩和李迅还是没有回来。吴羽策发现自己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次数也越来越多了。他甩了甩头不再胡思乱想,有李迅跟着不会出事的。

远方的某处。

夕阳西下,断肠人(狗)在天涯。

李轩和李迅站在一个小土丘前,一阵风吹起一片树叶,打了一个旋又落回地面,凄凉无比,只留下一人一兽在风中凌乱。李轩抓起四轮天舞向它吼道:“之前不是说就在这吗?!这都大半年了你的感应一次都没准过!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四轮天舞挣扎了几下,从中传出逢山鬼泣的声音:“意外!意外!都是意外!主人你要相信我!啊!我又感应到了!西南方向!”

李轩阴森森地笑着:“这次再不对,我就把你给掰了!”

李迅和四轮天舞同时打了个哆嗦,背后升起一阵寒意。

“轩哥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找到红莲天舞绝对不回去!”

“可是轩哥,我想念我的酱猪蹄、烤猪肘、烤全羊、烧牛肉、烤鱼等等等等各种各样的好吃的了!”

“别说了!拿食物诱惑我是没有用的!”

“轩哥你这么努力,该不会是喜欢策爷吧?”

“没有!”李轩红着脸把头转过去,矢口否认。李迅见此心中了然。

“嘻嘻,轩哥要不要我给你助攻啊?”

“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

夕阳西下,将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影子拉长,映在沙丘之上。

好在这次逢山鬼泣终于靠谱了一回,没有再出错,同时也摆脱了被掰断的命运。跟着逢山鬼泣的感应,李轩他们成功的找到了一个地宫。作为鬼界的继承人,李轩自然不会把地宫里的危险放在眼里。在消灭了一些不长眼的小妖怪和躲避了不少机关暗箭后,李轩和李迅终于来到了地宫的中心。

转过拐角,一股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赤红的火焰簇拥着正中央的石台,如同一朵朵盛放的红莲,美丽而妖冶;石台上架着一把火红色的太刀,刀身上刻着和四轮天舞上同出一辙的繁复花纹,但不同于四轮天舞清冷的寒光,红莲天舞整个刀身都充满炙热的气息,压迫性十足。李轩嘴角抽搐:“这要怎么过去?”

李迅躲到李轩身后:“轩哥,我怕火。”

逢山鬼泣飘了出来:“要拿红莲天舞有两种办法,一是渡过火海唤醒器灵,二是直接唤醒器灵。一般来说,能过这火海的都是红莲天舞所承认的有资格当它主人的人。”

李轩翻了个白眼,斜了一眼一脸嘚瑟的逢山鬼泣:“你这不是废话吗?现在阿策没跟来,我已经有了四轮天舞了估计是过不了这火海,现在怎么办?”

逢山鬼泣双手环在胸前:“这不是还有我嘛。”他打了个响指,红莲天舞震动了一下,接着一个虚幻的身影从红莲天舞中飘出。那是一个女子,有着一头与逢山鬼泣无异的及腰白发,头上有两个角,身穿如火一般的红衣,上面用金线绣着朵朵莲花。她揉了揉眼睛,像是刚睡醒一样。周围的火莲一朵一朵地消失,露出底下的石阶。见到女子出来,逢山鬼泣眼睛一亮,扑过去大喊一声:“刻刻!”

李轩侧目,认真反思,他以前为什么会觉得逢山鬼泣高冷?

鬼刻露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然后一脚把扑过来的逢山鬼泣踢飞。“哥,咱不丢人了成不?”

李轩看到这里一抖,不愧是他给阿策找的刀,连器灵的性子都和阿策这么像!

“这是哥你的主人?”鬼刻飘到李轩面前,上下打量,“天赋很好啊!当我哥的主人很困难吧,就他那么二,你一定很辛苦吧?”

“是啊!”李轩由衷地感慨道,想起了自己这大半年的经历,“让他感应一下你在哪都感应不准。”

“不过你都有我哥了,来找我干什么?”鬼刻有些疑惑。

“我是给我朋友找的,他的天赋不亚于我,足以做你的主人。”李轩说了实话。

“哦?那倒可以考虑。”鬼刻的性子很直爽,“既然四轮天舞都认主了,那么红莲天舞距离认主也不远了。不过我话说在前面,如果我不认可,请把我放回这里,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没问题。”

一人一器灵很快达成了协议,完全无视角落里逢山鬼泣幽怨的小眼神。

消失了大半年的李轩和李迅风尘仆仆地回来,见面一句话都没说就递给吴羽策一把刀。吴羽策带着疑惑接过来抽出,立刻怔愣在了原地。红莲天舞!这竟然是不亚于四轮天舞的名刀红莲天舞!李轩他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去找这把刀了吗?

一团氤氲的雾气从红莲天舞中冒出,鬼刻在他面前凝聚出实体:“天赋的确不错。那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鬼刻的主人了。”

李轩在一旁摊手:“我不会骗你的。”

鬼刻没呆多久就回到了红莲天舞里,吴羽策把红莲天舞收起来,头也不抬地说道:“下次出去告诉我一声再走。”

李轩一愣,随即喜笑颜开:“一定!我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吴羽策摇摇头,唇畔挂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微笑。李轩这个人,真的很细心啊。他掩藏的那么好,居然都会被他看出来。

自送刀以后,两人的关系再近一步。而李迅也兑现了他的诺言,处处帮着李轩,履行一个助攻应做的义务。

因为吴羽策得到了红莲天舞,鬼王提拔他做了统领,在鬼界的地位也日益提高。没有人敢小看这两个少年,他们知道这两人的实力可以说是深不可测。

“百鬼夜行”这个日子,不仅是地府的盛事,同时也是鬼界的盛事。李轩在李迅的怂恿下打算向吴羽策表白。当他找到吴羽策时,发现他正和将军家的小姐在一起。那位小姐是鬼界的第一美人,追求者无数。李轩一怔,随即苦笑,阿策那么好看,会有人喜欢也不是什么令人意外的事。既然如此,那他的这份心意,就永远埋藏在心底吧,永远不要让人知道,永远,永远……

正当李轩打算离开的时候,那位小姐突然开口:“吴统领!那,那个,我喜欢您!可以……和我交往吗?”

李轩打算离开的脚步顿住了,他想听听吴羽策的回答,也好死了这条心。

“对不起。”他听见吴羽策这样说,心里控制不住地欣喜,但吴羽策接下来的话就像是一桶冷水从上而下浇了下来,让李轩感到心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样啊……”姑娘仍然不死心,“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啊?”

李轩清楚地看到吴羽策勾起一抹温柔的微笑:“他很温柔,也很细心,几乎什么都瞒不过他,虽然一开始天天耀武扬威的,虽然喜欢啰啰嗦嗦地唠叨个不停,但并不会讨人厌。他就是那么好,也那么傻的一个人,或许喜欢上他的我,也是一个傻子吧……”

“原来如此……”姑娘黯然神伤,转身跑开,“打扰您了真是抱歉!”

吴羽策目送着姑娘离开,转身看见李轩就站在不远处,他心里一惊,强装镇定地走了过去:“你都听见了?”

“啊?嗯。”李轩的表情很快恢复了正常,但心里面的波动哪有那么容易平复?阿策原来那么喜欢那个人啊……看来我是没机会了……也好,就死了这条心吧。他搭上吴羽策的肩,“阿策你这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啊?”

“不是姑娘。”吴羽策勾起一抹神秘地微笑,挣开他的手,“是一个总喜欢缠着我的傻蛋。”

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李轩傻站在原地,心中的狂喜仿佛要把他整个人淹没,脸上也挂着收不住的傻笑。待他回过神来,吴羽策都已经走远了,李轩连忙追上去,和他并肩而行。

当李迅看到一脸傻笑着回来的李轩和微微脸红的吴羽策时,就知道这事成了。单身小狗摇了摇头,准备回屋抱紧他的小被子。

李轩不知道鬼王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或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提前让他接管鬼界的事务,提前让他传承四轮天舞,提前把吴羽策提拔上来好在日后可以能更好地帮他。天界向地府宣战,鬼界也不能幸免,被牵扯进其中,导致大量在职的神职人员陨落,其中就包括当时的天帝、阎王、鬼王、孟婆神、判官、太上老君等等等等,三界迎来新的时代,人员来了个大换血。李轩继承了鬼王的位置,然后将吴羽策提拔为大将军,成为名副其实的鬼界二把手。李轩看着这偌大的鬼界,心中极其复杂。从今天起,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都将属于他,所有鬼界之人都是他的子民,但他心中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天界和地府经过那一役后沉寂了很久,这两界所受到的影响要远大于鬼界,要想恢复元气自然更加困难。听说新任阎王和天帝也都已经继位,空缺的位子也逐渐有人补上,一切都恢复了原本的秩序。

不久前,李轩突然接到消息说北方爆发了杀戮气息,顾不上别的,他让李迅镇守皇城,自己和吴羽策赶去了事发地。四轮天舞和红莲天舞作为两把器灵觉醒的名刀,对于杀戮气息天生就有着极强的克制能力,不过在鬼界能克制杀戮气息的武器也屈指可数,因此此行只去了他们两人。

杀戮气息对于鬼界来说简直就是噩梦。沾染上杀戮气息的鬼怪会逐渐迷失心智,变得只知杀戮。除非心智极其坚定的人,否则皆会被这玩意儿吞噬。放眼整个鬼界,除了武器以外,也就只有鬼界的守护者,地狱三头犬李迅可以吞噬这个东西,但速度也太慢了。

这一次杀戮气息的爆发毫无预兆,而且规模不小,等两人赶到时已经有了一些低等生物受到了感染。李轩和吴羽策没有办法,只能把他们斩杀。

在四轮天舞和红莲天舞的压制下,杀戮气息被逐渐消除。在最后一缕杀戮气息被清除后,李轩和吴羽策同时松了口气。“这下子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李轩抹了把头上的汗,朝着吴羽策笑道。

“嗯。”吴羽策点点头,微笑着回应。

可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受到杀戮气息的影响,一个远古血族恶灵意外苏醒,袭击了吴羽策。吴羽策猝不及防下被其附身,一旁的李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阿策!”李轩冲过去,满脸惊慌。

“别过来!”吴羽策抱着头,死死地咬着牙,汗如泉涌。“把我打昏后关起来!快!相信我可以战胜他!快啊!”

“可是……”

“别可是了!没时间了啊!啊!”吴羽策痛苦地叫出声来,冲李轩吼道,“别愣着了!快啊!万一我控制不住就麻烦了!”

“好!”李轩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他上前一步想将吴羽策带回去,可吴羽策却在下一秒跑了,不见了踪影。

“阿策!”

李轩不得已之下只好向李迅传了消息,简单地说明了情况,自己追着吴羽策而去。一路上,他也看到了一些尸体,看手法像是血族所为。但这些尸体出现的并不频繁,不像其他被杀戮意志影响的生物那样大开杀戒。李轩猜测这是吴羽策本身的意志在与远古恶灵抗争,为了验证猜想,他去找了叶修他们。

再之后,就是实施了计划了。

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吴羽策,李轩眼中满是心疼。他拉起吴羽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

“阿策,你醒来好不好……”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