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八、吃货大作战

2

几人向下看去,只见一个身穿华服的公子哥一拍桌子,愤怒地大喊:“明明是我们先来的,凭什么给他们先上菜?”

店小二满头大汗,着急地在一旁解释:“这,这位客官,请您冷静一下……”

公子哥一眼瞪过去:“冷静?你让我冷静一下?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这么对我说话?一个贱民而已!还有他们,”公子哥手指向他对面的那桌人,也就是他感到不满而发脾气的对象,“一群穷酸样,说不定连菜钱都付不起,你们居然还给他们上菜?”

“卧槽别拦着我!”被说成穷酸的那桌人其中一个挽了挽袖子作势要冲出去,咬牙切齿,“说我们穷,信不信我拿钱砸死他?”

“二乐我不拦着你。”另一个人也面色阴沉,原先明亮的双眸现在满是怒火,“我们这么久没出来了现在人界的白痴居然这么多吗?”

坐在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旁边的一人笑了笑,从底下随便抓了一把银票递给第一个说话的人:“这些够了吗?”

“全都换成纹银!老子一锭一锭砸死他!”

唯一没说话的那个人虽然没开口,但他镜片后的双眼中没有一丝笑意,在场的所有人甚至觉得有一丝风暴欲来的感觉,气势压的那个公子哥有些喘不过来气,但他还梗着脖子嘴硬:“我有说错什么吗?”

“咦?”肖时钦轻咦了一声,苏沐秋看向他,“怎么了吗?”

肖时钦笑了笑,“没什么,只不过没想到是他们而已。”

店小二这时候也语气不善地说道:“这位客官,不劳您费心,对于那些吃白食的,饕餮楼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解决方案!至于上菜顺序,其中自有玄机!”

“上个菜能有什么玄机!最起码的先来后到都不懂吗!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公子哥涨红着脸吼道。

“哦?”那桌人中有着明亮双眸的青年走了出来,拍了拍手,“那我就来给你这个白痴科普一下吧!如果我没看错,你点的全是大鱼大肉这类,就算要给你上菜,也要等菜烧好了再说吧?烧菜的火候早一分晚一分都不行!而这时候,给我们上些易制作的凉菜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看样子,能生出你的人智商也不高嘛。”

“可恶!”那公子哥自知理亏,却又不想输了面子,一拍桌子大喊一声:“给我打!”他身后那些五大三粗的家丁立刻抄起周围的桌椅板凳就朝那四个人砸去。

“老子早就忍不住了!”那个最先喊着要打的人立马跳了出来,他手一翻,一朵鲜艳的海棠花飞出击中一个板凳,竟把那板凳生生击碎了。

另外两人也站了起来,走到他们身旁。其中一人握着一把重剑,虽然剑被布缠上了,但苏沐秋仍然可以感受到那重剑的锋锐之气。另一个戴眼镜的虽然什么都没拿,但他的周身似乎有着一股气流环绕,气势逼人。

那些家丁似乎被刚刚男子飞花的技术吓着了,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前,那公子哥虽然气愤,可除了大骂“一群废物”以外什么都不能做。之前站出来解释的那个有着明亮双眸的青年不屑地“嘁”了一声,“怂包。”

店小二在一旁冷眼旁观,什么都不做。

就在这时,饕餮楼的大门被人推开,人未至声先到:“哎哎哎文州文州我跟你说啊,今天方点心好不容易请客一次我可要好好敲诈他一下,这种好几会我要是放过了我就不叫机会主义者!哎等等,这气氛怎么不太对啊?在打架吗打架吗打架吗?算我一个算我一个算我一个!有这种好玩的事怎么能不喊上我呢!”

活力四射的声音传来,在场的人都被这一大段话炸的有些回不过神来,一个背着剑的蓝衣青年神采飞扬地走了进来,直接走到那四个人身旁,满脸兴奋:“打架吗?我喜欢!”

楼上的苏沐秋肖时钦戴妍琦面面相觑,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先前戴妍琦撞到的那名青年!

“好了少天,不要胡闹。”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一位面带微笑、衣着与先前那名青年无异的青年踏入楼中,扫视了一周,了然一笑。

先前飞花的那名青年冷哼一声:“来的这么迟,我们都不打算等你们先吃了。不过来的正好,我们正在打脑残呢!”

“哦?”背着长剑的少年转身看了看那个公子哥,舌头舔了舔自己尖利的虎牙,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宛如看到猎物的猎豹:“对付脑残,就要这样!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看剑!”他“刷”地一下冲出去,抽出背后背着的冰蓝色长剑,三下两下把对面所有家丁全部撂倒在地,又“刷”地一下把剑放回去,撇了撇嘴,“真不经打。”

“啧,我们还没玩够呢。”那个有着明亮双眸的青年鄙视地看了一眼背着剑的青年。

那公子哥浑身发抖,退后了几步,声音颤抖着说道:“你,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敢这么对我,你们死定了!”

“切,当我们怕你啊!”飞花的青年撇了撇嘴。

“你们等着!”那公子哥想要溜走,却被从楼下走下来的肖时钦抓了个正着,“想走吗?还是请你把这一切都忘了再走吧!”

肖时钦一挥手,那公子哥立刻昏了过去,肖时钦把他放下,看向六人,笑了笑:“各位,好久不见了。”

“诶诶诶?你不就是之前那个人吗?我说怎么感觉你的气息不一般,原来你也不简单。”背着剑的青年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温润青年笑着点了点头,“的确好久不见了,判官肖时钦。”

“彼此彼此,雨神喻文州。”肖时钦微笑。

苏沐秋和戴妍琦这时候也走下了楼,站在肖时钦身旁。戴眼镜的青年看了看他们,笑了笑:“抱歉,因为我们的原因,打扰到你们用餐了,不如这样,为表歉意,我请各位吃一顿吧?”

“如此,甚好。”肖时钦微笑,眼中闪过一丝奸诈的光。

TBC.

四大心脏,心都脏啊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