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伞修】忘川河旁 八、吃货大作战

5

正当三人沉浸在韩文清的另一面时,黄少天突然看见戴妍琦在背后冲他们打手势让他们赶紧去找沙漏。黄少天会意,碰了碰张佳乐和方锐让他们看到,然后一起蹑手蹑脚地朝着旁边挪去。

谁料到还没走几步,韩文清就淡淡地撇了他们一眼:“想去哪?”

“没想去哪!就随便看看!”张佳乐立刻挺直腰板站好,目不斜视地保证,趁此机会方锐迅速把一个标着“加速”二字的沙漏揣进怀里,韩文清立刻瞪向方锐:“把东西拿来!”

“老韩,就借用一下,就一下,用好就还给你们。”方锐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韩文清皱着眉,“不行!那是新杰的东西,不可以乱碰!拿出来!”

“这个……恐怕是不行……”方锐目光游移,飘忽不定。

“一句话,交还是不交?”韩文清的双眼危险地眯起,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不少,方锐壮着胆子喊了一句:“不交!”

“那好。”韩文清大步流星地走向方锐,眼神凶恶,戴妍琦试图阻拦无果,方锐视死而归地抱紧沙漏,心想他一代食神今天就要为了一个沙漏而壮烈牺牲了,没想到韩文清突然停了下来,看向身后,“新杰?”

“你拿走吧。”张新杰出现在密室门口,“用完就还给我,并且保证除了酿酒以外不能用在其他的上面,报酬我已经跟林敬言他们说了。”

“好的谢谢新杰!”方锐立刻拉着张佳乐黄少天戴妍琦离开,生怕张新杰反悔似的跑了出去。韩文清走到张新杰身旁:“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相信他们不会乱用的。”张新杰点点头。

韩文清的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你要了什么?”

“一坛百花酿,并不过分。食神好不容易下一次厨,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张新杰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谁能想到平时这么严谨认真的时间之神,居然也会是一个吃货呢?

时间倒回之前。

张新杰看了看周围,好嘛,雨神喻文州,风神林敬言,财神孙哲平,判官肖时钦,还有一个虽然不认识,但看起来应该是鬼差,自己这地方这么热闹的时候还真是少见啊。

“新杰,好久不见了吧?”喻文州笑了笑。

张新杰点点头,“的确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叙叙旧了吗?”林敬言微笑,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张新杰瞥了一眼肖时钦:“没事的话,肖判官会特意跑来天界?”

“咳。”肖时钦干咳了一下,“我就是路过,不用在意我,我也就是今天碰巧遇到他们来顺路过来看看。”

“好了别装了,我自己的地盘发生了什么我还能不知道?”张新杰看了他们一眼,“到底有什么事?”

“文州文州老韩居然在这啊!完蛋了这次!”黄少天的声音在喻文州心底响起,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失策了。不过这烂摊子总得有人收拾不是吗?

张新杰环视一周,“说吧,是谁的主意?”

几人互相看了看,最后一齐指向孙哲平。

孙哲平坐在那一脸懵逼,什么玩意儿?说好的革命友谊呢?

见张新杰看过来,孙哲平耸了耸肩:“是乐乐的主意。”

“果然。”张新杰点点头,“要这个沙漏干什么?”

“锐锐想要酿酒,又没有耐心等,所以就打到你沙漏上的主意了。”林敬言无奈摊牌。

听到这,张新杰眼中闪过一道光,“我可以借,不过酿好以后要给我一坛,还有不可以随便使用,用完就还给我。”

“成交!”

——————

“开始吧。”方锐正襟危坐,张佳乐坐在旁边,其余人坐在另一边看着。张佳乐点点头,一挥手旁边百花盛开,他结了几个手印,百花的精华转瞬被提炼出来,交由方锐的手中。

方锐面前摆着好几个大空坛子,他往里面放入煮熟的糯米,又加入了天山灵泉,放了一些珍藏已久的蜂蜜,然后将手上的百花精华放入其中,调快了时间的速度,封好了坛口。方锐加了一百倍速,很快坛中就有醇厚的酒香飘出,戴妍琦只轻轻的闻了一下就有些头晕眼花,肖时钦连忙扶住她。

方锐打开一坛,满意地笑道:“可以了!”他拿了几个碗,倒了一些百花酿分给众人。戴妍琦只喝了一点酒就脸红红的睡了过去,肖时钦无奈地抱起她。

苏沐秋也尝了一口,百花酿闻起来清香芬芳,饮入口中后一开始酸酸甜甜的,渐渐地又泛起一丝苦辣,回味无穷。

就像是,他的心情一样。

——————

“所以,这就是他喝成这样的原因?”叶修看着一边抱着戴妍琦,一边扶着苏沐秋的肖时钦,有些头疼地扶额。

“嗯……”肖时钦明显有些体力不支,戴妍琦趴在他的肩头呼呼大睡。

叶修叹了口气,“把沐秋放下,你先回去吧。”

“好。”

见肖时钦离开,叶修走了过来,把苏沐秋拖回床榻上:“啧,苏大大你居然让我这个阎王来照顾你,真有本事。”

叶修拿了一块湿毛巾给苏沐秋擦了擦,突然听到苏沐秋低低地唤了他一声:“叶修……”

叶修的动作一顿,就听到苏沐秋接着说道:“我喜欢你……”

叶修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复又松开,半晌后淡淡地说道:“对不起。”接着他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似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忘川河旁的小木屋,苏沐橙敲了敲门,见里面毫无动静,把东西放在了门外:“师父,东西我放外面了。”她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可屋内还是没有动静。

过了一会儿后,楚云秀确认了苏沐橙已经离开,她打开门,将酒放入屋内。一回头就看到叶修站在她身后,楚云秀吓了一跳,看见对方有些不对劲,略微一想就明白了:“怎么了吗?”

“他表白了。”叶修走到桌边,打开百花酿倒了一杯一口喝下。

“你在逃避什么?”楚云秀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你也许现在能骗得过自己,可你终究是骗不了自己的心!”

“呵呵……”叶修看着杯中的酒,低笑一声,“感情?我是应该谈感情的人吗?感情这种东西,只会是负担。”

“是吗?你自己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楚云秀逼问,“你为什么不敢?”

“你在这里说我,你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叶修笑了笑,那笑容中满是苦涩。他现在真的是动摇了,他很迷茫,真的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对的了。

楚云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脑内的晕眩感:“我与你,终究是不同的。”

END.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