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荣耀兵器谱之主谱/劫风】烟雨,烟雨

•21:00场,主谱,楚女王的劫风,无cp,帐号卡为器灵的设定,吹爆女神

•复健期文手拉低水平,ooc,私设如山

•新年快乐呀!

荣耀兵器谱第二十一位,元素法杖劫风,为烟雨楼楼主代代相传的至宝,其创造者和第一任主人为烟雨楼的中兴之主也是烟雨楼最为传奇最为优秀的楼主楚云秀,她力挽狂澜,以一届女子之身将当时临近破灭的烟雨楼发展起来,听说劫风在其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这段传说至今还在民间流传。外表虽然和其他法杖看上去并没有多大差别,但其中蕴含的能量却不可小觑,听说楚云秀曾用它轻描淡写地毁去与烟雨楼敌对的一个势力,连渣都不剩。可如今这些故事也随着时间而尘封,束之高阁,被当做传说流传。

———————————————————————

清冷的月光自洞顶倾泻而下,被周围的彩色晶石映衬的熠熠生辉。少女坐在巨石上,头发凌乱,衣服破破烂烂的,脸上也灰仆仆的,一副小乞丐的模样,却难以掩盖她眼中那灿若骄阳的神采。在她对面,一支流光溢彩的法杖静静地躺在那里。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指间跳跃着的五彩元素之力轻轻印上法杖顶端的紫色宝石。刹那间紫光升腾,一道法阵自宝石中隐没,契约完成。

“终于成功了!”少女兴奋地拿起法杖,毫不掩饰眼中的激动。烟雨楼这么多年来的心血,终于是在她这一代完成。为了这最后一步,她几乎踏遍了整个大陆,终于是找到了这么一处饱含天地力量的七彩晶岩洞,等上了足足七七四十九天,才完成了这天地能量引入。步上她自然是不敢怠慢。

她手中的法杖细长,漂亮繁复的纹路布满纤细的杖身,看起来轻巧美观,顶端的紫宝石圆润如玉,荧光闪烁,周遭的空间都隐隐有些扭曲。

少女摸了摸下巴,“该给你起个名字了。”根据不成文的规定,武器的制造者有权给武器命名,如今这法杖的命名权自然属于这少女。

“ 坏劫之末有水、火、风三劫灾。又有人言‘佛光乃定果之光,虽劫风不可动,岂常风能摇哉!’”

她微笑着弹了一下法杖,眼底溢满星光:“就叫你劫风好了。”

劫风嗡鸣一声,似是在回应。

少女站起来,简单地理了理衣服:“走吧,我们回家。”

———————————————————————

烟雨楼坐落于大陆的南方,水墨江南,烟雨江南,所以比起江湖上的一些势力似乎听上去就柔弱一些。不过因此而小看他们的人会付出血的代价——烟雨楼可不是好欺负的主。暗杀,情报贩卖,花街……这些都是烟雨楼的经营业务。全盛时期的烟雨楼几乎把控着整个江南地区。

不过,那是全盛时期。

而烟雨楼,现在早已过了全盛时期。在江湖人眼中,现在的烟雨楼只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只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没有什么势力敢对烟雨楼这只肥羊下手而已。

就在这种时候,楚云秀接任了。

接任时她只有十二岁,在努力维持住烟雨楼的局势后,孤身一人出去游历大陆,只为了完成烟雨楼的传承武器——法杖劫风,历时三年终于完成。在这三年里,她一个小姑娘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不过三年了,也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

楚云秀将劫风藏在怀里,低着头匆匆踏入古典华美的烟雨楼旁的一间不起眼的小院。暗卫在第一时间现身,又在看见她手中的令牌后退下。楚云秀嘴角噙着一丝微笑,谁能想到,烟雨楼的人如今并不在那显眼的烟雨楼中,而是在那旁边不起眼的院子里呢?

忽然间楚云秀神色一凛,劫风瞬间出现在她手中,一道电光闪过,将那袭向自己的黑影拦下。“咕噜噜……”被电的焦黑的果子掉在地上,滚到楚云秀脚边。

“小姐的实力果然变强不少啊,这三年让你出去虽说冒险,但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啊。”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个一身黑衣的老者笑眯眯地捋着胡须出现。

楚云秀在看见老者时绷紧的身躯猛然一松,有些嗔怪地瞪了老者一眼:“李伯,你吓死我了。”

“不突然怎么能有检查的效果呢?”李伯笑着走过来,看着楚云秀手中的劫风,“这就是那法杖了吧?”

“嗯,叫劫风。”楚云秀看着劫风,很是满意和骄傲。有了劫风以后,她的施法速度和攻击力都提高了不少,让她满意不已。

“劫风?好名字啊。”李伯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投向远方,“终有一日,我们烟雨楼会归来,像风劫一样席卷江南!呵呵,不过到时候,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楚云秀握着劫风的手紧了紧,“会的,一定会的。”

我会让烟雨楼重新回到世人眼中,让所有人不敢小看它的实力,为此我将付出一切。

我会用我柔弱的肩膀,扛起这座烟雨楼。

———————————————————————

在回去以后,楚云秀也尽到了自己身为楼主的责任,将大大小小的事务揽下,也不忘联络那些以前和烟雨楼交好的势力,自身的实力也在稳步提高。在武林大会上,虽说没能一举夺魁,但也打响了名头。何况那一届武林大会同样人才辈出,像是蓝溪阁的新阁主和剑客,虚空鬼府的刀客等等等等。烟雨楼也像楚云秀所承诺的那样逐渐发展起来,重新回到了世人眼中。

时光如白驹过隙,几年过去,烟雨楼充分展现了她作为老牌势力的实力,如今没人敢小看烟雨楼这个女楼主。

“七折,不能再少了。”一身苍绿的人端坐在楚云秀面前态度很坚决。

“四折。”相比较而言楚云秀就没什么正形了,她端起茶杯用杯盖拨了拨茶叶后喝了一口,放下来支着脑袋笑眯眯地歪头看着对方。身后站着的李华嘴角一抽,虽说他很相信微草堂堂主的风度,可他实在是怕自家这位祖宗不按套路出牌把王杰希气到动手把他们这楼给拆了。

好在王杰希的确是很有风度。“六折,这是微草堂的底线。”

“成交!”楚云秀自然懂得见好就收,好歹烟雨楼和微草堂关系还不错,王杰希才能给到这个价钱,换个人差不多早就被王堂主给轰出去了。

待王杰希走后,李华扶额看向楚云秀:“楼主,下次还是不要这样试探王堂主的底线了。”他是真的怕王杰希把烟雨楼给拆了啊!

楚云秀漫不经心地坐正:“你怕什么,我心里有数。今天还有几笔生意要谈?”

“还有一笔。只不过……”李华迟疑了一下,“对方的信誉不太能信得过。”

“哦?谁啊?”楚云秀来了兴趣。

“青龙帮。”

楚云秀翻了个白眼:“就是那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年妄想娶本楼主的那个?”

“呃……是的。”

“见啊,这么有意思的事不好好坑上一笔怎么行呢?我得好好要一笔精神损失费才行。”楚云秀笑得满面春风。

李华顿时打了个寒颤,腹诽道也不知道当年谁一个人拎着劫风就冲上人家山头,把人家打得求爷爷告奶奶的,现在居然还想着要精神损失费?

谈这笔生意时楚云秀的态度明显和面对王杰希时大不相同,不过对方显然有备而来,一上来就直接抛出筹码:“我这发现了一处宝地,可以让武器诞生器灵,不知楚楼主是否感兴趣?”

楚云秀的眼睛猛得睁大,武器诞生器灵的条件格外苛刻,这些年来她一直在找方法,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些人先找到了。不过楚云秀也不是傻子,“你的条件。”

对方低笑:“还请楚楼主一人跟我们前去,待事成我们再商量报酬。”

“哦?”楚云秀似笑非笑,“你不怕我们反悔?”

“我们信得过烟雨楼的信誉,况且这酬劳楚楼主绝对给得起。”

“就我一人?”

“是的,这是唯一的条件。”

“好,我跟你们去。”楚云秀站起身来,手中握着劫风。

李华还想阻止:“楼主……这……”

“无碍,晾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跟他们去又有何妨?”楚云秀傲然一笑,眉目间满是自信与豪情。

不仅是对自己的,还有对烟雨楼的,她一手撑起的烟雨楼。

对方慢慢把视线从劫风上收回,伸手作邀请,“楚楼主,请。”

“请。”楚云秀嘴角含笑点头示意,眼中却没有一丝温度。

———————————————————————

她还是大意了。

楚云秀将劫风横在身前,目光一片沉凝。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数十具尸体,她身上也有着大大小小不少的伤口,但都不致命。鲜血染红了她青色的衣裳,楚云秀抬起头,前方乌压压的全是人,将她围在了这断崖之上。月亮似乎也被这血腥吓着了,躲在了厚厚的云层之后不愿露面。

对方这次可谓是下了血本,足足四个帮会一起联合来绞杀她一个人。那些死的人,有的是直接被劫风当场毙命,有的是被轰下悬崖摔死。虽说现在被她的雷霆手段镇住了不少,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她已是强弩之末。

“这就是你们的信誉?”楚云秀嗤笑一声,面露嘲讽。

“自然。我们的确没有骗您,那宝地就在这断崖之下。只不过,我们要的酬劳,是您的命和那把法杖而已。”

“楚云秀,交出劫风,给你留个全尸!”

“做梦!”楚云秀的声音回荡在这山崖上,满是不屈。这些蝼蚁没有让她低头的资本,哪怕身处困境也永不会屈服。

“还愿意陪我拼一把吗?”楚云秀低头看向手中的劫风,劫风嗡鸣,似是也在愤怒。楚云秀低笑,纵身跳下悬崖。

如今这情形,唯有跳崖还有一丝生机。

她楚云秀在此起誓,若她日后回来,定要让这些人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

烟雨楼楼主楚云秀身陨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江湖,刹那间就将烟雨楼再度推上了风口浪尖。之前楚云秀的手段太过强势,虽让烟雨楼发展迅速,却明里暗里树敌不少。如今楚云秀不在了,自然又是蠢蠢欲动起来。

烟雨楼失去了楚云秀后元气大伤,青龙帮趁势把控烟雨城,此举虽在挑衅烟雨楼的威严,可烟雨楼自顾不暇,自然顾不上这些。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原本担心楚云秀没死的人如今也放心了,虽然之前遣人去断崖下找楚云秀并没有找到她,但已经半年过去了,楚云秀应该是陨落了无误。

只不过最近总是有他们手下的小势力被灭的消息,想来是烟雨楼在垂死挣扎。他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烟雨楼会被人们遗忘,而他们将取而代之,成为新的江南霸主。

而烟雨楼内的争执也未停过,虽然他们不相信楚云秀就此陨落,但这么长时间杳无声息,一些人也动摇了。

“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选一个楼主?”在烟雨楼的高层会议上,舒可欣忍不住提出。

李华脸色一沉,“远远不必。楼主的能耐,我比你们要清楚的多,怎能听那些人的一面之词?楼主不在,事情就由我代理。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她归来,带我们所向披靡。除非真正见到她的尸体,否则她就是烟雨楼的楼主。”

“可是……”

“没有可是!况且我有预感,”李华看向窗外,外面的天逐渐阴沉,似有狂风在酝酿,山雨要来了,“她就要回来了。”

———————————————————————

“这鬼天气,嘶——”城楼上,一个小兵打了个哆嗦,向旁边抱怨道。

“这时候居然还有人要进城?”另一个小兵看向城门口,皱了皱眉,朝着下面喊到,“喂,别进了,现在门已经不开了。”

那人穿着斗篷,整张脸都隐没在了阴影之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向前走。

“你是聋子吗?说了已经不准进城了……呃……”小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暗影缠身夺去了性命。两眼不可置信地瞪大,看着那个人将兜帽去掉,露出那张无比熟悉的脸。

“半年不见,莫非就不认识本楼主了?”楚云秀手握劫风笑容冰冷。

“这笔帐,今天可要好好算清才行。”

“轰隆!”城门直接被暴力地轰开,楚云秀直接朝着城西走去。来之前她就打听清楚了,现在青龙帮的驻扎地就在城西,正好和烟雨楼相对,也方便她动手了。

那些人早就听到了动静,赶出来时正好看到这么一副场景:楚云秀站在空旷的街上,法杖劫风顶端跳跃着瑰丽的元素,墨发随着风飘动。她背后是一名银发少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似有似无,却让这些人遍体生寒。

器灵,竟然真的是器灵!楚云秀居然真的成功了!不仅没有死在断崖下,反而成功创造出了器灵,现在她回来报复了!

“这么久不见,你们还真当我死了啊!”

“老虎不发威,还真以为我是病猫啊!”

“我烟雨楼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犯我者,做好付出血的代价吧!”

楚云秀冷笑,刹那间狂风骤起,青丝在风中舞动,闪电撕裂墨色的苍穹,所有的元素在此时解开束缚!

雷霆与火焰交织,将那块地方围得密不透风;朵朵雪花边缘锋利无比,带着凛冽的寒意飘下。楚云秀微笑着,那笑容在那些人眼中宛如死神一般,火焰构成的大鸟在她头顶凝聚,尖啸一声俯冲而下;火焰风暴升腾而起,粗壮的雷霆从天而降,将那一块夷为平地。至始至终楚云秀只是站在那里而已,而对手早已化为飞灰。除此以外的地界干干净净,没有受到一丝波及。

她一个人就是千军万马。

这是她的城。

冰凉的雨丝从天而降,江南的雨就是这样,细雨朦胧,绵绵不绝,飘渺如雾,如梦似幻。

楚云秀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她的器灵:“还没给你起名字呢。”

“凤城烟雨歇,万象含佳气。”

“叫你风城烟雨好了,从今以后,这座烟雨城也要拜托你了。”楚云秀笑着,暴风停歇,只剩这生机勃勃的雨。

如果说劫风是那象征着毁灭的风劫,那么你就是灾难后的生机吧,风城。

————————————————————————————

故事就到这了,但烟雨的故事,却远远没有结束呢。

新的故事,要由新的人来书写。

这柄劫风,还会继续陪伴着烟雨走下去的。

END.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