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徐来

愿清风以聚成岚,搅动风云。
企鹅号1728388515欢迎扩列

【六十八色之桔红/楚苏】投橘报橙

·六十八色联文,颜色桔红,cp楚苏,古风
·ooc满天飞,剧情狗血,一个超级温暖的颜色
·夹在一群太太中间的小透明瑟瑟发抖
五岁的那个夏日,是苏沐橙心中最耀眼的一天。
那一天,太阳的余晖洒满整个嘉世城,橘色的,带着温暖的味道,远方的商队踏着清脆的驼铃,不急不缓的伴着喧闹进入了市场。
虽说苏家是嘉世的贵族,但小小的苏沐橙也是没见过这么大阵势的商队,不管哥哥苏沐秋在家里怎么千叮咛万嘱咐,到了地方,转脸就挤在人堆里看热闹去了,等到想起来身后的尾巴,苏沐橙发现自己已经孤零零一人了。
五岁的苏沐橙很想冷静,但依旧无法克制内心的不安和恐惧,左顾右盼等不到哥哥,眼看着就要哭了出来。这时,女孩脸颊忽然被什么软软的东西扫了一下,紧接着,噙着泪珠的眼角就被一抹温暖轻点住了。
“幸好赶上了。”
那是道清冷的声音,却含着温柔的音色,苏沐橙讶异的睁大眼睛,瞬间忘记了哭泣。面前的少女蒙着和身上一样颜色的桔红色面纱,不经意间露出的皓白的手腕上银铃摇曳,举手投足间带着说不出的贵气与优雅,雅致的香味飘在鼻端,像是植物的气息,又潜含着微甜,就像,就像是……苏沐橙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少女浅浅笑了,“花朵一样的女孩,是不该让自己垂泪的。”她拉住苏沐橙的手,“怎么,跟家人走散了?”
苏沐橙点点头,细声细气的说:“我刚才乱跑,把哥哥弄丢了。”
“那哥哥真是笨蛋呢。”少女的眼睛笑弯了起来,“要是我,一定像这样紧紧的拉着你,才不会把视线离开你一秒。”
苏沐橙懵懂的觉得她说的很对,并莫名的红了脸,见她这样纯真剔透的模样,少女笑的更开怀了。
“没事,我在这陪你等一会吧。”少女和苏沐橙并排而立,“哥哥一会儿就能找到你了。”
“沐橙!”没等一会,急得满头大汗的苏沐秋狂奔了过来,一把就将苏沐橙抱在怀里,“鬼丫头,吓死我了!”
苏沐橙皱了皱小鼻子,瘪瘪嘴道,“哥哥大笨蛋!”
这时,手上那抹温暖突然消散,转眼间,只见到一抹桔红伴随着清脆的银铃声飞上了骏马,少女亮色的面纱同夕阳融为一体,一双璀璨的星眸熠熠生辉。
“再见了小妹妹。”少女笑道,“本想多和你相处一会,看来,只有等下次才能有机会了。”她忽地从马上折下身子,以高难度的姿势在苏沐橙发间别上了一朵鲜花,手腕上的银色铃铛随着她的动作摇晃发声,再犹如蝴蝶般翩然起身,摆了摆手,轻快的骑着骏马离开了这里。
苏沐橙的眼里几乎要冒出星星来了,等到那少女走的连背影都看不见了,才想起来自己还不曾知道她的名字。
“哟,小沐橙,看哪家公子呢,瞧着眼都直了。”吊儿郎当的声音,除了叶修还有谁。他晃晃悠悠的过来,跟没骨头似的靠在苏沐秋身上,调侃道,“你家这妹妹留不住啦。”
苏沐秋一肘子送了过去,“靠边儿呆着去,净瞎说,脑子被门夹了么。”
叶修也只当贫贫嘴,没人把这事当真,却不料事情竟如叶修顺口胡诌那般一语成箴。
虽念重逢,可再次见到那个温暖的女子,却是在五年之后。这五年之间,苏沐橙年年都在商队进城的日子站在街边盼着,却次次失望,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相见是件这么困难的事情。
第六年,苏沐橙不信邪的又蹲在了商队必经的道路上,一边等一边把玩着今年刚下来的橘子。
然后,一种和手中橘子无比相似的味道从身后飘了过来,清香,微甜。
苏沐橙一下子蹦了起来,急急地转过身去,“橘子!”
五年未见的少女此时已长开了身段,依然不变的是身上的颜色和眼中的暖意。见着苏沐橙的模样,女子笑了起来,“傻丫头,我不叫橘子,我叫楚云秀。”
“云秀,云秀……”苏沐橙嘴中悄声念了几遍,璀然笑道,“秀秀,你的名字真好听!我叫你秀秀好不好?”
楚云秀点了点苏沐橙的鼻尖,“你可都喊上了呢,我的小沐橙。”
苏沐橙一愣,“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呀?”
楚云秀勾了勾唇角,“我还没进城就听有人说这苏家的小小姐这五年来雷打不动的在这个时间段跑出来蹲点,不知道是在等哪家的小公子呢?”她倒是一进城就看到这小姑娘在路边蹲着,满脸纠结地蹂躏手中的橘子,那可爱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拉入怀中好好亲近一番,就连见惯了美人的楚云秀都不禁心中一动。
苏沐橙急的一跺脚,“什么小公子,我等的只有你呀,秀秀!”
楚云秀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转而的是杂糅了许多情感的沉默,她似乎想笑,但又心事重重,终而化作一声叹息,“小沐橙,我该拿你怎么办呀。”
苏沐橙紧张的瞪大眼睛,“秀秀,我给你添麻烦了吗?我,我只是真的想见你呀,对不起,我……”话未说完,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楚云秀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带了些沉沉的意味,“这五年,我也很想见你,只是家中出了些变故,没能跟商队一起来嘉世,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对不起!”
苏沐橙费力的摇摇头,“不,没关系的,只要秀秀你来了就行,那就说明我没有白等呢!呀,对了!”
苏沐橙从楚云秀怀中退出,将手里拿着的橘子递到楚云秀眼前,“秀秀,快尝尝,嘉世的橘子可好吃了,酸酸甜甜的,要不是怕上火,每年我都能吃一车!”
楚云秀并不能吃酸的,嘉世的橘子每年都被当作稀罕货运到烟雨,可她偏偏吃不出哪里好吃,可当从苏沐橙手中咬下一瓣橘子时,她却分明吃出了自己的内心。
酸酸的,甜甜的,甚至还有一些涩,当手指与嘴唇不经意的相触时,楚云秀还尝到了一抹柔软,和一丝心悸。
“秀秀,好吃吗?”苏沐橙期待的问道。
楚云秀轻点了一下头,又重重的点了一下,“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你喜欢就太好了!”苏沐橙自己也咬下来一瓣,欢欢喜喜的吃了起来,“我可真担心你不爱吃呢!”
楚云秀默默注视着面前之人被汁液润湿的花瓣一样的双唇,突然好奇她口中的味道是否与自己相同,这种思绪,不由自主的在内心隐晦的角落里生根发芽。
那一天,嘉世城的余晖如温暖的绸缎包裹住两个凑在一起的女孩,她们面上的笑比这暖阳还要明媚,在这种让人止不住想慵懒的温度下,彼此之间没有一丝防备,软软的,直想相互偎依着黏糊在一起。
然而,当最后一丝余晖散尽,昏暗的微凉覆上,两人相处的时间也到了尽头。
眼看着楚云秀就要跟着商队一起返程,苏沐橙才猛地反应过来,“天哪!光顾着拉着秀秀你说话,我都忘记带你逛逛嘉世城了!”
楚云秀笑了起来,“那可是你的不对了,欺负我这个外地人。”说着用小手指卷起苏沐橙的发梢,一圈一圈的卷着,每卷一圈,便凑近一分,待手指贴近耳廓时,两人的距离已咫尺之间。
呼吸交缠在一起,暗下的夜幕让双方的表情都显得模糊,苏沐橙不知为何的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耳边传来楚云秀清冷却勾人的低喃,“明年,待桂香飘满整个嘉世城,你再陪我好好走一走,看一看,好吗?”
苏沐橙的耳朵腾的烧了起来,似是嗔怒似是撒娇的瞪了楚云秀一眼,“好啦好啦,明年肯定会带你去逛一逛的,干嘛偷偷摸摸的说!”
她突然像想到什么的一把拽住了楚云秀的袖子,面上有些焦急,“秀秀,你明年会来吧?一定会来的吧!不会……”不会像这五年一样,一走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吧……
剩下的话苏沐橙没有说出口,她惶恐着,生怕一说出口,变成了真。
楚云秀缓缓地抿紧了唇线,面纱后的面孔看不真切,唯有一双眼睛流露出了怜惜,她抚上苏沐橙的面颊,郑重道,“会的,我一定会来见你的!”
苏沐橙高兴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约好了!”
楚云秀温婉的笑了,“好,我们约好了。”
夜幕已经彻底落下,似是楚云秀的同伴在用异邦话呼唤着她,楚云秀微微蹙眉,对苏沐橙道,“沐沐,我要走了。”
苏沐橙虽然不舍,可还是撑起了笑容,“好,秀秀你快回去吧。”
似有一声叹息传入耳中,紧接着,面颊上多了一抹柔软的触感,带着冷香,和一丝涩意。
苏沐橙回过神来时,楚云秀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中,是时,华灯初上,女子窈窕的身影虽随着清脆的铃音远去,可街道上跳跃着的桔红色的火光,却昭示着她的存在感。
苏沐橙这才发现,自己的心脏正随着这火光一起跳跃着,悸动着,鼓噪着,不知所措着……
此后的每一年,每到烟雨的商队来到嘉世,就是两个女孩相见的日子,虽然每次见面的时间不长,但在苏沐橙看来,却是这一年中最值得期盼的时刻,连过年都比不上。
从十岁,到十七岁,七年的时光足够发生很多事,比如从小女孩抽条成窈窕姑娘,比如越来越迷恋一个存在,比如父亲战死在沙场……
苏大将军马革裹尸的消息传到都城时,苏沐橙几乎要瘫倒在地,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明明临行前还慈爱笑着摸着自己头顶的父亲,居然就这么天人永隔。
泪水汹涌而出,苏沐橙死死攥着哥哥的手,贝齿凌虐着娇弱的唇瓣,殷红的颜色,是鲜血。
接下来的一切,是那么的理所应当和合乎情理,但却也那么的冷漠,每个人似乎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死去的父亲也按仪式被送葬,感觉只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不管曾经多么悲痛,终归化为无形。
经此大变,总是洋溢在苏沐橙面孔上的笑容消散了许多,看着哥哥每天像个大人一样承担起整个苏家的重担,她也明白自己不再会是那个被宠爱的小姑娘,而是一个要承担起责任和义务的苏家嫡女。
苏家的尴尬局面在苏将军逝世后更是明显,虽然有叶家的帮持,可皇帝削弱武将的心思一天比一天浓重,即便苏沐秋和叶修联手打了几次胜仗,但皇帝的猜忌之心不见减弱。
苏沐橙虽然不上朝堂,可那些暗潮涌动她也能感受的到,虽然不能在外帮着哥哥什么,但她努力的打理着内院,试图让苏沐秋在家里能住的舒心。
这天,她刚安排了午膳,忽然苏宅管事急匆匆的找到她,“小姐,外面有位姑娘想要见您。”
“见我?”苏沐橙理了理衣裙,“领进来了吗?”
管事应到,“在厅里候着呢。”
还没走到厅房,苏沐橙便瞧见了那一抹熟悉的桔红,如朝阳,瞬间照亮了阴霾多日的心房,她加快脚步,若不是顾着边上还有很多人,苏沐橙都想飞奔过去。
“秀秀!”
熟悉的桔红色衣裙勾勒出女子玲珑的身段,转身时裙摆的飞转,轻盈而妩媚,她定定的站在那里,露出的双眸中流露出微微笑意,“沐沐。”
苏沐橙飞快的屏退了下人,拉住楚云秀的手,眼中满是激动和不可思议,“离交易的时节还有几个月呢,秀秀你怎么就……我当然是很高兴啦,难道是秀秀你遇到了什么事,是不是?”
楚云秀看着这个出落得亭亭玉立,秀丽无双的女子,在自己面前露出孩时天真的一面,心中那隐蔽的念想更是深了几分。
她微微叹了口气,忽然抬起手臂,将苏沐橙揽在了怀中,“沐沐,我没出事,我来的原因都是因为你啊。”楚云秀爱怜的抚摸着苏沐橙的秀发,“沐沐,这些时日,你辛苦了。”
多日来的委屈,多日来的悲痛,多日来的疲惫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苏沐橙像是溺水的幼兽,死死的抱紧了唯一的浮木,她的心如同在寒冰中冷冻后又放入温热的蜜水。
冷,甜,涩,麻。
她汲取着对方身体上的热度,却没有流泪,因为楚云秀说过她笑起来才是最漂亮的,而且,眼泪已经流干,她不能再天真的只知道哭泣。
“秀秀,你这一路过来辛苦了。”苏沐橙看到楚云秀总是整洁的衣物上染上了尘土,便知道她过来的路上是多么匆忙。
楚云秀摇摇头,“我本来想来的更早些,可得知消息的时候实在太晚,没有早点来陪你,真的对不起。”
“没有!”苏沐橙仰头看着她,“你能来我真的很高兴,我想你,真的好想你。”她再次抱住楚云秀,“秀秀,谢谢你,我好喜欢你。”
楚云秀的身子猛地一震,瞪大了美目,隐在面纱后的薄唇微微颤抖,她死死的咬住牙关,良久才恢复平静。
她轻抚苏沐橙的背部,下定决心道,“沐沐,我想给你看些东西。”说着将手绕至耳后。
“什……”苏沐橙刚一抬头,便发现那个自始至终都覆在楚云秀脸上的面纱落了下来。
她猜想又好奇了十余年的面孔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在眼前,苏沐橙一下子呆了。
因为常年居住在雨水稀少的西北地区,楚云秀的皮肤是淡淡的小麦色,泛着健康的色泽,丹凤眼的尾处微微上挑,鼻梁高挺,薄唇是浅浅的粉,十足的异域风情,有些英气,却含着不可忽略的冷艳与高贵。
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王。
看着她呆呆的傻样,楚云秀不禁捏了捏她的面颊,“傻丫头,怎么还发起呆来了?”
苏沐橙猛地爆了个大红脸,“没,没有,谁发呆了!还,还不是因为……”她的声音突然小了下来。
楚云秀凑近了几分,一双美目紧盯着苏沐橙,“因为什么?”
“因,因为秀秀……”苏沐橙连忙捂住了脸,蚊呐似的说,“因为秀秀太好看了嘛!”哎呀,我居然说出了这么羞死人的话!她从指缝里偷偷往外看,生怕楚云秀有什么不悦,却没料到那个美丽的女子的脸上也飞上一片红云。
“秀秀?”苏沐橙也顾不上自己害羞了,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楚云秀,“你怎么也脸红了?”
楚云秀真的不知道要拿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办,但心里的开心如同泡泡般不住向上冒,在胸口炸裂的时候,仿佛是拥有了全世界的快乐。
正当两人跟傻帽似的你看我傻笑我看你无奈的时候,通报苏沐秋下朝回来的声音传了过来,楚云秀赶忙带上面纱,跟着苏沐橙一起去了外间。
“哥哥。”苏沐橙像往常一样迎了上去,笑靥如花的替苏沐秋取下外袍,“你辛苦了。”
但苏沐秋没有像以前那样宠溺的冲她笑,反而一脸凝重的看着苏沐橙,眉头锁的死紧,面上交错着不满、痛苦、心疼、慌乱的情绪。
苏沐橙心中咯噔一下,“哥哥,发生什么了吗?”
楚云秀忽然出声,“沐沐,我先告退了,你们兄妹俩好好说说。”她刚准备离开,却被苏沐橙一下拉住了手,“不,秀秀你不是外人,我们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没什么好避讳的。”
苏沐秋这才注意到多出来的一个人,他对苏沐橙这个十多年的挚友也是有所调查,不然他哪里能放心让自己的宝贝妹妹跟一个不知根底的人来往这么久。
他艰难的开口,“今天,陛下在朝堂上有纳妃的意思,沐橙,你的名字也在名单之内,虽然不是正式告示,但……”苏沐秋叹了口气,“陛下很想将你当作制约苏家的旗子,控制在他的后宫之中。”
苏沐橙眨了眨眼,似乎没太明白苏沐秋的意思,当她反应过来时,一张俏脸瞬间惨白如纸,连垂在身边的手都不住颤抖起来,“后,后宫?”
苏沐秋点点头,他定定的看着苏沐橙,“沐橙,你告诉哥哥,你想不想入宫,如果不愿意,哥哥愿拼尽全力让你自由,绝不让你进那种吃人的地方。”
苏沐橙刚想说出“不愿意”,却突然闭住了嘴唇,忽而,她绽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哥哥,我要入宫。”她垂眸道,“入宫当妃可是多少姑娘挤破头要去做的事情,如果我在后宫站住脚,相信对哥哥,对苏家都非常有好处。”
苏沐橙强忍住内心的痛苦万分,“所以哥哥,不必顾及我,陛下有这种打算,对我们实属万幸,毕竟苏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苏家了。”
苏沐秋这才恍然意识到苏沐橙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扎着小辫子在自己身边撒娇撒泼的小丫头了,她已经成熟,已经懂得用谎话掩盖真实,已经会逼着让自己接受事实。
他叹了一口气,“此事暂不必再提,我再观望一下陛下的意思,走,先去吃午饭吧。”
苏沐橙慌忙点头,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此时竟不敢去看楚云秀的脸,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低着头,只知道拉着楚云秀往膳厅里走去。
如此,她便没有看到楚云秀眼中的空洞,那是心碎后的茫然,楚云秀仿佛一只木偶,呆呆的跟着苏沐橙的脚步,却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存在于这里。
沐橙要嫁给别人了……楚云秀的内心回荡着那句话,如同悲鸣的钟声。她宝贝着的,疼惜着的,爱护着的,深恋着的沐橙……要嫁给别人了!
一股戾气忽然出现在楚云秀的眼中,隐约带了些血腥,沉下眼眸的楚云秀像是变了一个人,这种气质的突然改变让走在前面的苏沐秋都感觉到了什么。
午膳结束后,苏沐秋自然有一堆要他忙的事情,楚云秀借口说想出去走走,拉着苏沐橙出了苏府。
“秀秀,你想去哪里走走呢?”苏沐橙将心事压在心底,仍旧露出一副不谙世事的乖巧模样。
楚云秀眼中的暗云更是加深,她闭了闭眼,掩去几乎要把她撕成两半的情感,拉着苏沐橙微笑道,“就去你最喜欢的那片桔林吧。”
现在显然没到桔子上市的时节,林子里还是一片青翠,两人慢慢走在小道上,一时间,没有一个人说话。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有什么仿佛呼之欲出,却又不适时,只能憋屈的消停下来,委委屈屈的等着破土而出的时机。
苏沐橙终究受不了这种沉默,“秀秀,你这次什么时候离开?”
楚云秀低声道,“我本来是打算不走了的。”
听到这话,苏沐橙的眼睛猛然一亮后又黯淡了下来,“本来打算……那现在就是又要走了吗?”
楚云秀点点头,“我本以为一切都已经足够,可我太天真了,这还远远不够,不够保护我珍视的一切,所以我必须要回去一趟。”她低下头,满目柔情的看着苏沐橙。
“沐沐,我永远不会让我爱的人受一分委屈,我会尽全力让她得到幸福,所以沐沐你呢,你愿不愿意努力追求一下自己的幸福?”
苏沐橙张了张口,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酸涩的喉咙让她眼眶也带着酸了起来,她嘶哑着低喃,“我,我还能有幸福吗?或许这样嫁入宫中才是我最好的归处吧。”
“你真的想嫁给皇帝吗?”楚云秀捧着苏沐橙的脸颊,痛惜道,“在我面前你不要勉强自己,我想知道你真实的想法,好不好,沐沐?”
苏沐橙忍了忍,终究没有忍住内心翻天倒海的痛楚和凄凉,大滴的眼泪汹涌而出,刚竖起的防线,在楚云秀的视线里溃不成军,“不想,我不想入宫啊!”
她在一瞬间又恢复成曾经的那个小女孩,肆意的大声哭着,“我,我不想进到皇宫里,呜呜……我,我害怕,我好害怕,秀秀,我该怎么办?”
楚云秀的心被苏沐橙的哭泣撕扯的七零八落,她连忙将苏沐橙拥入怀中,“没事,别怕,沐沐别害怕,我会想办法的,既然你不想去,那我一定不会让你进到那种地方……一定不会……”
眼眸中的暗色凝聚成风暴,楚云秀一方面轻柔的抚慰着苏沐橙,一方面冷静的思索着该如何开展计划。
一会儿功夫,怀中抽泣的声音减弱下去,楚云秀低头看看怀中的人儿,不禁笑了起来,苏沐橙竟然就这么哭着睡了过去。
这也难怪,这么重的心理负担,突然爆发出来,也是很累的。
楚云秀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苏沐橙睡的更舒服一些,看着她的睡颜,楚云秀喃喃道,“傻丫头,我怎么可能让你嫁给别人,我可是等了你这么多年啊。”
说着,清冷的女子将面纱撩起一角,缓缓地低下头去,在苏沐橙嘴角印下一吻,细腻的肌肤相触时,楚云秀的心脏急剧鼓噪起来,甜蜜的感觉,让她不忍离去。
但如果就这么继续的话,会把沐沐吓着吧。楚云秀苦笑一声,离开了她肖想了太多年的娇唇,轻轻的抚摸着苏沐橙的秀发。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那么事不宜迟,她需要争分夺秒地争取一切机会。
楚云秀抱着苏沐橙,静静地思索着自己的计划。身后渐渐传来脚步声,楚云秀回头,见是苏沐秋。
苏沐秋看了看睡着的苏沐橙,放轻了脚步,眼神中带着询问看向楚云秀。楚云秀把苏沐橙交给苏沐秋,轻声说道:“我要回去了。”
“这么快就走?”苏沐秋略有些讶异。
“嗯,这次本来就是抽空来的,我事情解决了就赶回来。”楚云秀轻抚了抚苏沐橙的长发,低垂着眼:“在那之前,希望你能照顾好她。”
“这是自然。我不会让我的妹妹受委屈的,但我会尊重她的决定。”苏沐秋郑重地看着楚云秀,眼底渐渐浮起一丝笑意:“所以,希望你的动作够快。”
楚云秀没有回答,转身离开,橘红色的身影逐渐消失在翠绿的橘子林中。有些事情不需要回答,不是吗?
她会用行动,来捍卫她的挚爱。
苏沐秋目送着楚云秀离开,眼底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他叹了口气,“沐橙,我们回去吧。”
听到苏沐秋的话,苏沐橙慢慢睁开双眼,满目复杂。
——————————————————————————————————————
“今个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队长你转性了?”李华把一箱货物放在地上,看着走过来的楚云秀有些发愣。按常理来说,队长不应该会和那个苏家小姐能待多久待多久吗?
一旁喂马的舒氏姐妹听到动静也好奇地转头,对楚云秀这个时间就回来表示惊讶。
楚云秀的脸有些阴沉,她看着这些朝夕相处的伙伴,忽的唇角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你们,有没有兴趣,和我干一票大的?”
“啊?”李华有些懵,绕是和楚云秀一起长大的他此时也猜不透楚云秀到底在想些什么。
楚云秀微微一笑,声音平静地把她的计划缓缓道来。伴随着她的叙述,三人的表情逐渐碎裂,精彩万分。
“怎么样,敢不敢和我一起疯一把?”
李华摇摇头,“你才是老大,当然是你说了算,再说了,这其实本来就是你的责任。”
“是啊,逃避了这么多年,也该承担起我的责任了。”楚云秀嘴角的弧度肆意又张扬,格外耀眼,“再不活动活动,他们还以为我是死人了!让他们知道,我烟雨,我楚云秀,也不是吃素的!”
——————————————————————————————————————
据说大漠那边的烟雨的太子爷,在游手好闲了多年以后终于接过了国家,登基为皇,并以雷霆手段镇压了国内所有反对的声音。消息传来,邻国无不震惊。一直以来的烟雨都如同一只安静的猫儿,懒洋洋地卧在大漠之中享受着阳光。现在这只猫醒了,它不是猫,它是一只狮子,一只具有着巨大的爪子和锋利的牙齿的狮子。
最害怕的当属嘉世的皇帝。嘉世一年不如一年,早已没有了当年万国来朝的气势。而面对如今的局面嘉世皇帝居然还不想着如何富国强兵,只知道喝酒享乐。再加上他性情多疑,对给嘉世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苏叶二人颇为忌惮,两人的权力在不断的被削弱,日子越发难过。
看着日渐消瘦的兄长,苏沐橙心里颇为难受。自己一直以来都像是个累赘,无法为这个家做出什么贡献。她也想帮哥哥,尽自己的能力去帮苏家,哪怕这份力太过绵薄,这样也能让她心里好受一些。
她只是觉得对不起楚云秀,无法回应她的那份炽热的感情。
她走到苏沐秋面前,闭了闭眼,一如往常般笑的天真灿烂:“哥哥,我要入宫。”
苏沐秋看着眼前笑容灿烂的少女,心里默默叹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作为过来人,苏沐橙和楚云秀之间的那份感情,他看的无比清楚。眼下妹妹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牺牲了自己,他纵然心疼,却还是会尊重她的决定。
说到底,还是自己这个哥哥无能啊。
当天晚上叶修看着拎着一坛酒来找自己的苏沐秋格外讶异:“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苏沐秋把酒往他面前一放:“什么都别说了,今天晚上就陪我喝,我要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叶修无奈,他看出来苏沐秋心情很不好。苏沐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烈酒,把这些天的不快全部吐露出来。叶修坐在一旁陪着他,苏沐秋醉眼朦胧:“我现在有时候想,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值得吗?到头来连最亲的人都无法保护周全!”
叶修沉默半晌,“她们自然有她们自己的际遇,缘来则聚,缘去则散,莫强求。沐秋你也不要想太多。”
苏沐秋苦笑着看着叶修,“有时候我都觉得我是如此的幸运,不管怎么样你都一直陪在我的身旁。”
“是啊,我一直都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叶修抱住苏沐秋,许诺道。一直以来的苏沐秋都给外人以阳光成熟的感觉,但无人他为了维持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心血,其中的辛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叶修看了看怀里醉的不省人事的苏沐秋,吻了吻他的眼角:“你辛苦了,希望他不要逼我,不然……”叶修的眼中有厉色闪过,如同闪电一般撕裂墨色的天空。
不眠之夜。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是,次日烟雨的和亲请求传遍了嘉世国都。皇帝畏惧烟雨的实力,却又不想让皇家的女儿嫁去。未曾想苏家的小姐苏沐橙自愿嫁入烟雨,进行和亲。皇帝龙颜大悦,封苏沐橙为安定公主,由苏沐秋和叶修亲自护送去烟雨。
马车行进在大漠中,苏沐橙心里感慨万千。本以为自己要在嘉世皇帝的后宫了却余生,没想到自己还能有这样的机会。嫁入烟雨皇室苏家也就多了一分自保的筹码,皇帝要动苏家也要顾及烟雨的实力,这样也算是为哥哥分忧解难了吧?
苏沐橙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双手曾无数次拥抱那个温暖的身躯,那人身上淡淡的、好似橘子一般的清香似乎还残留在上面,萦绕在她的身旁。如同那人从未离去。
可惜,自己终究是伤到她了吧?苏沐橙惨然一笑,双手慢慢垂下。
哪怕无法和她相伴终生,能离她近一些总归是好的。
远远的地平线上站着烟雨前来接亲的人,苏沐橙撩起车帘打量。领头的人衣着华贵,橘红色的长袍上用金线绣着繁复的凤纹,头上凤冠上的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她身上的所有无不彰显着她的身份。苏沐橙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楚云秀?
楚云秀笑意盈盈地站在那,看着载着苏沐橙的马车行进到自己面前,满面春风地接住了惊喜地扑到自己怀中的苏沐橙。谁曾想到烟雨现任居然是女帝,还是一个手段如此强硬的女子。
站在楚云秀斜后方的李华悄悄打量了一下苏沐橙。长得确实是天姿国色,难怪队长会栽在人家手里。
苏沐秋和叶修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她们两人虽然磕磕绊绊,但终是修成正果。
如此结局,真是和和美美。
——————————————————————————————————————
李华头上青筋竖起,有些咬牙切齿地看着自己昔日崇拜的队长:“皇上,该上朝了。”
楚云秀慵懒的卧着,一只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放在嘴边打了个哈欠:“不去,爱妃这个点还没起呢,能者多劳,朕相信李爱卿有这个能力处理好一切。”说着她眼睛一亮,“说起来大舅子的生辰也要到了,快,李爱卿去准备准备,朕回来和爱妃一同亲自前往兴欣去庆贺。”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嘉世皇帝终是忍不住对苏家叶家出手,另忠诚不已的苏叶二人彻底心寒,最后却反被叶修领导的起义军推翻。叶修被拥立为皇,改国号为兴欣,整天和苏沐秋你侬我侬,闪瞎无数单身狗的狗眼。
而远在烟雨的苏沐橙知道这个消息也异常高兴,临近苏沐秋生辰,她早就计划着要回去看看。
李华看着懒懒散散不务正业的楚云秀,面色抽搐地离开。
算他倒了八辈子的霉,摊上个这么任性而又不正经的主子。明明都曾是楚云秀的下属,看看人家舒氏姐妹天天多么悠闲自在,再看看自己整天累死累活的,怎么人和人之间差距就这么大呢?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楚云秀正思考着给苏沐秋和叶修的贺礼,就感觉到一个温软的身子贴了上来,她回头调笑道:“爱妃醒了?”
苏沐橙刚刚醒来,脸上红晕未消,有些嗔怪地瞪了她一眼,“秀秀你又这样不正经!”
楚云秀见此失笑:“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她轻轻捧起苏沐橙的脸,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满目柔情:“沐沐,此生能遇见你,和你相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事。”
苏沐橙笑容甜蜜地把头埋入楚云秀怀中:“秀秀,我也一样。”
她们从苏沐橙五岁那年相遇,到现在苏沐橙十九岁,之间已经过去了十四年,最终走到了一起。
愿此生与你相伴,从此白首不相离,和和美美,长长久久。
执君之手,与君偕老。
END.

评论(11)

热度(71)